E小说 > 综合其他 > 冥府仙妻 > 第五章 喝露水长大
    “回上神大人,奴婢在。”

    沈鸢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看你身上的衣着和这里不一样,你并不是侍奉在夜君辞身边的人吧?”

    那位侍女听到了沈鸢直呼夜君辞的大名,她竟然十分的镇定。

    “是的,正如上神大人所说,奴婢确实不是侍奉在冥王殿的。”

    看吧看吧。

    沈鸢回想起侍女身上的鹅黄色纱裙,只觉得和冥王殿的非黑即白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奴婢是侍奉在孟婆身边的婢女,被冥王殿下从孟婆庄调遣过来的。”

    孟婆?

    沈鸢对于孟婆也是有所耳闻的,她以前在帝君身边的时候,曾听说过一些关于孟婆的传闻。

    她那个时候才知道孟婆只是一个职业,而并不是指某一位特定的阴使。

    孟婆是负责将进入地府的阴魂的记忆抹去,让他们继续投胎转世。

    所以孟婆这个职业一代代的更替,到了这代也不知道是谁在担此重任了。

    “原来如此。”

    沈鸢无聊的伸出手在水中搅动了一下。

    “上神大人以前并未来过这里,所以大人如果有什么疑问,奴婢一定知无不言。”

    沈鸢听到后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孟婆庄和冥王殿的关系,似乎是不太好。

    因为她作为一个外人,那个侍女竟然愿意告诉她关于地府的事情。

    沈鸢沉思了一下,决定还是循序渐进,先不问那些目的十分明显的问题。

    “那就多谢了,啊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那个侍女听到后,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吐出了几个字。

    “奴婢名叫云清。”

    “好的,我记下了。”

    沈鸢一边说着一边从池水中站起了身,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竟然觉得自己的皮肤竟然变得比之前还要洁白顺滑。

    怪不得,那个男人的皮肤,看起来那样的好。

    沈鸢想到这里,赶紧甩了甩头把自己这奇怪的想法甩了出去。

    “上神小心。”

    云清见状赶紧跑了过来,她小心翼翼的拿起了挂在一旁的黑色的纱裙,仔仔细细的穿在了沈鸢的身上。

    沈鸢看着眼前的黑,突然有些头疼。

    “你们冥府,没有其他颜色的衣服了吗?”

    云清听到后恭敬地低下头。

    “抱歉上神大人,这是冥王殿下吩咐的,奴婢也没有办法。”

    沈鸢听到后也不再为难这个小侍女了,她叹了一口气,拎起了黑色的裙摆,跟着云清回到了夜君辞的寝宫。

    云清伺候着沈鸢躺下来才离开,只不过在离开之前,她已经被沈鸢套出了许多的话。

    沈鸢在脑海中大概的整理了一下,总算是了解了一些关于这十八层的冥府地狱的信息。

    冥府,就是凡间人们所称的地狱,冥府在他们的眼中,就是罪恶之地。

    人们认为自己如果今生今世作了恶,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但事实也确实是这样的。

    冥府,就是惩罚那些十恶不赦之人,而开放的最阴森恐怖的地下刑场监狱。

    而这间刑场监狱的主人,就是冥王殿下,夜君辞。

    云清也不知道夜君辞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到冥府的,就像是天上的神仙也不知道帝君是什么时候来到的天上。

    所以夜君辞在众多鬼使鬼差的心目中,是十分神秘的。

    而作为冥府的帝王,他真的算是一位明君,因为在夜君辞没有来之前,这地下十八层,才是真正的混乱。

    那些无处可去的鬼魂,每天都徘徊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度过了这样一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岁月。

    慢慢的他们的耐心已经被磨尽,他们开始了相互厮杀,想要借此发泄心中的愤怒。

    后来它们厮杀的战场逐渐扩大,它们很快的就要冲破这十八层的土地,来到人间。

    它们一但冲破了这最后一层土地,那就会给人间带来生灵涂炭。

    直至事情被闹大,女娲娘娘才注意到了她的这一十分严重的疏忽,于是她就派了夜君辞前来统治这十八层地狱。

    当然,这也只是传说。

    后来夜君辞凭借一己之力,使混乱的地下恢复了平静,他亲自向女娲娘娘复命。

    女娲娘娘对他的表现十分的满意,封他为地下十八层冥府的王,后来她又亲自点拨了几个修为较高的阴魂,让他们成为阴将,帮助夜君辞处理冥府的事务。

    可是由于地府的某些阴魂,作恶太多,而十分不好驯服,所以女娲娘娘特意向九重天上的帝君情愿,希望帝君可以加派人手,帮助夜君辞。

    帝君甩了甩昆仑广袖,派遣了十位神将入了十八层地狱,去协助冥王。

    于是冥府中就出现了十殿阎王。

    后来夜君辞又亲自的挑选了一些能人为他所用。

    包括他的两位亲侍黑白无常,奈何桥边孟婆庄的孟婆,以及专门替他监管冥府刑场的阴使辛沐瑛等等。

    沈鸢闭着眼睛躺在柔软的床上,只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确实是不好过。

    虽然她很想再回到九重天,可是帝君他……

    而且,沈鸢感觉那个冥王夜君辞,总是对她不怀好意。

    “哎……”

    沈鸢叹了一口气,很快的就因为劳累而睡去了,以至于她忘记了之前夜君辞曾说过他也会在这里休息。

    等到夜君辞处理完公务归来时,他就看到了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睡得香甜的女人。

    他弯起唇角笑了一下,俯下身,伸出手掌覆在了沈鸢的脸颊上。

    夜君辞黑沉沉的瞳孔中,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你都同她讲了吗?”

    夜君辞沉默了一下,就从沈鸢的身前起身,摇着手中的银扇,转过身看着身后的人问道。

    “回殿下的话,奴婢一个字都没有落下的同上神大人讲了。”

    夜君辞听到后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云清摆了摆手。

    “从今天起你好好的服侍她,没有本座的吩咐,不允许任何的脏东西靠近。”

    云清对着夜君辞恭敬的俯了俯身。

    “奴婢明白,可是……”

    云清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

    “黑白无常大人,也算是,脏东西吗?”

    夜君辞被云清噎了一下,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是他又想起来了白无常那张像是涂抹了面粉的脸,以及他那猩红的舌头。

    “白无常算,黑无常……”

    夜君辞头疼的扶额,黑无常他,除了那一张仿佛别人欠了他很多冥币的黑脸,其他的倒是还好。

    “黑无常就算了,他算是正常的。”

    云清听到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是,奴婢知道了。”

    夜君辞又回过头看了一眼沈鸢,然后他打开了银扇,轻轻的在沈鸢的面前拂过。

    只见一层泛着光芒的透明罩子,把沈鸢整个人都罩住了。

    “吩咐巡夜的鬼差,今晚不允许任何的邪祟出现在这附近。”

    云清挑了挑眉,虽然惊讶,但也不敢多问什么。

    “是,谨遵冥王殿下的吩咐。”

    云清说完之后就消失在了房间中,夜君辞眯着眼睛看了女人平静的睡颜,也转身离开了。

    沈鸢一夜好梦。

    她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这才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四处挂着的金碧辉煌的装饰品,揉了揉额角,从床上起身。

    看来昨天的一切,都不是梦啊。

    云清算准了时间,敲响了房间的门,走了进来。

    “上神大人昨日睡得可好?”

    沈鸢听到后对着云清笑了一下。

    “还不错,竟然没有被邪祟所打扰。”

    其实沈鸢也觉得十分的奇怪,因为夜君辞明明说过这冥府中到处都有扰人的邪祟,可是她竟然没有被它们吵醒。

    云清抿了抿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也许是因为那些邪祟畏惧上神大人身上的圣光,所以才不敢前来扰您清净。”

    “你的嘴倒是甜。”

    沈鸢弯起唇角笑了笑,然后起身,在洗漱后就开始了梳妆打扮。

    只是这一次她坚持了自己的意见,最终还是穿上了自己的白色仙裙。

    “这才对。”

    沈鸢满意的看着镜子里面飘飘欲仙的身影,并没有注意到云清已经悄然离开。

    “上神大人在本座心中永远是最美的。”

    正在欣赏着自己的沈鸢,突然间被这个低沉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夜君辞?”

    沈鸢透过镜子看到了正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他今天竟然把头发束了起来,一头墨发被发冠束起,垂落在了背上。

    他的身上依旧是那件不知道用金丝绣了什么图案的黑袍,手中也依旧转动着那把银扇。

    “怎么?一夜不见,就开始想念起本座来了?”

    沈鸢感觉自己在听到他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恍惚。

    “你少贫嘴。”

    沈鸢感觉自己被骗了,她甚至是怀疑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那个传说中杀人不眨眼暴戾异常的地府冥王。

    “上神大人要不要用早膳?”

    夜君辞一秒变正经。

    沈鸢十分嫌弃的看了男人一眼。

    “用早膳?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喝露水长大的吗?”

    夜君辞被噎了一下,迟迟没有回答。

    “那……就请上神大人随本座去四处转转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