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综合其他 > 冥府仙妻 > 第一章 误入冥府
    沈鸢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条望不到头的小河边上,她眯了眯眼,努力的让自己适应了周围的光线。

    她揉着疼痛的头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才看清楚自己此时正身处于一个陌生的地方。

    只见自己周围的光线都是昏黄的,沈鸢抬起头看着同样也有些昏暗的天空,十分诧异为什么天空中竟然没有日月星辰。

    而就在沈鸢疑惑的时候,她突然被一阵奇异的花香所吸引。

    这个味道……

    沈鸢寻着味道,这才注意到了那开满了整个河岸的红色彼岸花。

    “这是……”

    沈鸢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彼岸花的花瓣,可是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了有一声声低吟从不远处传来。

    那低吟,像极了她从前在帝君身边侍奉时,听到的诵读经文的声音。

    沈鸢来不及多想,她看着周围那十分茂密的彼岸花海,赶紧躲了进去。

    沈鸢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很快的,那一声声低吟离着沈鸢越来越近了,她甚至可以依稀分辨出来那低吟并不是在吟诵经文,而是一种她从来没有听过的咒语。

    而就在这时,伴随着那声声低吟的,还有铃铛的声音同时出现在了沈鸢的耳边,在周围环境的衬托下,真的是显得异常的阴森恐怖。

    沈鸢屏住了呼吸,很快的就看到了有一群身着白色袍子的人抬着一顶很大的轿子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沈鸢眯着眼仔细的观察,那些人的脸上都是毫无血色的苍白,后来她竟然后知后觉的发现,那些身着白袍的人都没魂。

    是的,没有魂的人,就是人间俗称的死人。

    都说人有三魂七魄,所以只有当人的三魂都离开了其肉体的时候,人才会死去,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是……这些没有三魂七魄的尸体竟然会动?所以这到底是哪里?

    沈鸢突然觉得自己到了不得了的地方,她继续秉着呼吸,更加好奇坐在轿子里面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然而就在轿子马上要经过沈鸢面前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一股异常阴冷的风从自己的背后传来,还伴随着彼岸花那诡异的花香。

    而这阵突如其来的风,也吹起了轿子前面遮的严严实实的帘子,露出了里面的人。

    沈鸢在风掀开帘子的一瞬间,就直直的对上了男人的双眼。

    可仅仅是那一眼,就让沈鸢瞬间忘记了呼吸。

    只见那个男人身上穿着一件用金丝线绣满了奇怪图案的黑色长袍,如墨的黑发并没有用发簪固定住,只是十分随意的披散在了身后。

    男人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可眉眼间皆是煞气,他真的是生的十分英俊,即使是在帝君身边侍奉了许久的沈鸢,也不自觉的被这个邪魅猖狂的男人给吸引了。

    他的身上仿佛自带傲视群雄的霸气,只看人一眼,就足矣让对方脊背发凉。

    “哦?本座的冥府什么时候溜进来一只小猫?”

    男人的眼角带笑的撑着额头,只是那个笑容绝对不是什么好笑罢了。

    他看着躲在彼岸花海中瑟瑟发抖的沈鸢。

    “遭了……”

    沈鸢见男人已经认出了自己,于是她赶紧想要施法离开这里,可是她刚捏起一个指诀,就突然发现自己的法力竟然都消失了?

    不会吧……

    男人看着沈鸢在那里不停的翻动着手指,只觉得可爱得紧,于是他挑了挑眉,示意身边的鬼差去把沈鸢给抓回来。

    沈鸢见状条件反射的从地上爬起来向着远处跑去,可是还没等她迈出一步,她就被一条冰凉的铁链给栓住了腰。

    随即而来的就是一阵天旋地转,沈鸢被放倒在了男人的面前。

    沈鸢此时此刻离男人是如此的近,她竟然闻到了男人身上那若有若无的香气。

    不是很浓烈,也不是那诡异的彼岸花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可是却异常的诱人。

    “你跑什么?本座还能吃了你不成?”

    男人看着趴在地上还不老实奋力挣扎的沈鸢,他只觉得更加的有趣了。

    “你放开我!”

    沈鸢感觉自己像一条濒死的鱼,她法力尽失,还被这个看起来异常危险的男人给抓住了。

    “呵。”

    然而那个男人只是突然间冷笑一声,这个时候那阵诡异的风再次吹过,吹散了沈鸢身后柔软的长发。

    这个时候男人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的眼睛危险的眯着,目光紧紧的盯着沈鸢脖子后面的一小块儿蝴蝶印记的图案。

    “你是从那里来的?”

    那里,是哪里?

    沈鸢真的是莫名其妙,她疑惑的看着男人,突然觉得他身上的肃杀气息一下变得异常的厚重。

    “带走。”

    然而男人并没有给沈鸢说话的机会,就命令身边的鬼差把沈鸢给拉走了。

    沈鸢没有办法,身上的铁链不知道用了什么材质做成的,她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她没有办法,只能踉踉跄跄的跟着那一大队人马向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远方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鸢只觉得自己是从河的一端,走到了另一端。

    终于,他们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沈鸢瞪大了眼睛,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的景象。

    只见眼前的天空突然间变得异常的漆黑,一排排身穿白袍的鬼差手里面举着一盏黄色的灯笼,正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

    走到这里已经看不见彼岸花的影子了,留下的只有一片荒芜。

    天空中不时的漂浮出一团团黑气,沈鸢眯着眼睛,看着眼前十分气派的黑色大门。

    “冥府。”

    等等,这是……这是冥府?

    沈鸢在看到这两个字之后,身上仿佛被过了电一般。

    只见大门的后面同样的也是一片漆黑,周围不时的有各式各样“奇怪的人”从大门进去,一瞬间就消失在了门后的黑暗中。

    沈鸢挣扎的幅度更大了,这个时候男人从轿子上走了下来,亲自走到了沈鸢的面前。

    “别挣扎了,没用的。”

    “既然你已经来到了这里,那就是本座的宠物了。”

    男人的嘴角挂着势在必得的笑容,看来他最近的日子应该不会那么无聊了。

    “凭什么?”

    沈鸢看着男人那俊美异常的脸,脱口而出这样一句话。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可是你不能带我走!”

    男人听到后嗤之以鼻。

    “众人皆知,自古以来,天上的仙界和地下的冥界从来都是互不相通的,所以你在这里出现只有一种可能,你是不是在天上得罪了帝君,被赶了出来?”

    沈鸢听到后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确实,这个男人说的很对,仙界和冥界有不成文的规定,天上的仙与神,是不可以被允许进入冥界的。

    所以……

    沈鸢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头痛,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样来到这里的。

    她记得……自己一直在帝君身边侍奉,掌管人间四季轮回。

    沈鸢在帝君身边听了几百年的经文,可如今竟然被莫名其妙的丢在了这里。

    “没关系,本座可以收留你。”

    男人说完,就突然施法,带着沈鸢穿过那扇黑漆漆的深渊门,来到了冥府的内部。

    只是这个男人看起来似乎是不按套路出牌,沈鸢感觉自己被扔在了一张异常柔软的床上。

    她挣扎着爬了起来,满脸戒备的看着男人。

    “你,你要做什么?我都说了你没有权利把我关起来!”

    男人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他抖了一下身上的黑袍,坐在了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气扑鼻的茶水。

    “都说相遇就是缘,你我可能早就命中注定会有这样一次相遇吧。”

    沈鸢听到后一脸的惊悚,她实在是没想过这句话会从男人嘴里面说出来。

    “本座名叫夜君辞,敢问仙子芳名?”

    夜君辞撑着额头好整以暇的看着沈鸢。

    沈鸢看着眼前十分自来熟的男人,她决定保持沉默,因为她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很不正常。

    “不想说?”

    夜君辞的嘴角勾了勾,然后他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床前。

    沈鸢看着男人脸上十分不善的神色,她赶紧向后退着。

    然而夜君辞并没有给沈鸢这样的机会,他伸出自己的手,紧紧的拉住了沈鸢的手腕,然后俯身把沈鸢压在了身下。

    沈鸢感受着男人身上那冰冷异常的温度,以及他那张美好的有些不真实的脸。

    “你,你干什么?”

    男人看着沈鸢慌乱的样子,他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笑容。

    “本座的宠物不听话,本座当然要想办法️与她多亲近亲近。”

    亲近?怎么个亲近法?

    沈鸢欲哭无泪,可是奈何男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她完全的挣脱不开。

    “你放开我,我都说了我不是什么宠物。”

    夜君辞没有理会正苦苦挣扎的女人,他眯着眼打量着沈鸢的那张小脸儿。

    “你们天上的神,都生得这般好看?”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沈鸢的脸颊,沈鸢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条冰冷的毒蛇,给缠住了身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