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仙狱问道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抉择
    炎族祖地,新开辟出来的数个巨大石屋,是新的族祠所在地。此刻,炎族高层皆在石屋聚集,所有人都身披麻衣,扎着孝带。

    三日前,老族长寿终正寝,完成了一生的使命,在最后的弥留之际,他仍念念不忘占据了族祠的那两个人。如今,老族长的肉身按祖例用祖火焚化成灰,撒在这片祖地之上,至于他心心念念的未了之事,只有待有了结果之后,再焚香通灵相告了。

    “诸位,这是近日送来的九城消息汇总,近百年来,九城外先后出现九地阴魔,蜚瘟、饮原、朱厌、九婴、诸怀、鬼车,随便一头都不是我们举族之力所能应付的,而更要命的是,在距离我祖地的南境数万里,刚刚又发现了一头犬因!”

    炎不古神色凝重,“犬因,同样是九地阴魔的一种,模样像狼,能够幻化分身,无比凶残。犬因行动迅猛,腾跃如电,往往只能见到幻影,给我们族人的出行带来巨大的威胁,好在这头怪物只攻击个体,人多的时候很少现身,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也会相对的安全,所以马上提告全族,自即日起,严禁单独外出!”

    “大家看一看消息,然后再说说各自的想法!”

    炎不古目光深邃,九地阴魔的出现给所有人的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好在这一次出现的是一头犬因,还能有一些应对的策略,但问题是,这并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但真的要说弃祖地而入城,他第一个不甘心。

    时至今日,族祠那边仍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不能离开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一定要守住族祠,既要关切族祠里面的人安危,也要护住族祠外的那个人。不管这两个人最终对炎族的态度如何,但对他来讲,这两个人都是不容有失的。

    一众长老争执的面红耳赤,有的认为应该搬迁入城,有的认为应该留守祖地,各有各的说辞,各有各的道理。

    炎仇始终没发话,他知道身为族长的大兄在想什么,也清楚自己会是一样的选择。

    “好了,大家不要吵了!”

    炎不古流露出族长的威严,神帝威仪一出,所有人立马安静下来。

    “大家的意见我都听到了,也清楚其中的道理,我有个建议,接下来,我们要举全族之力广布警阵,设立九个传送阵,保证能随时转移族人,只要犬因进入祖地附近,就全体聚集,敲锣打鼓,能吓则吓之,不能吓则避之,如果确实守不住祖地,就安排族人撤离入城!”

    炎不古做出详尽的安排,事无钜细,有条不紊。这些事他早已经想得通透,之所以拿到族会上来,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看看大家具体的态度。

    “呃,族长,族祠那边,我们怎么办?”

    有人低声问了一句,这个问题一说出来,屋内立刻鸦雀无声。

    “放心吧,如果真要撤离,我和炎仇会留下来,尽一尽心意,尽量保证他们的安全,届时炎泽长老会代行使族长权力,率领大家入城!”

    炎不古的语气平淡,但大家反而更沉默了,这个结果很多人都猜到了,但真的需要面对,他们很难有勇气站出来,自己承揽。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有关族人转移和撤离方面的安排,大家遵令行事就是!”

    炎不古挥挥手,直接解散了族会,很快,石屋内只剩下炎仇他们二人。

    “唉,老三为族人奉献了这么多,在这个时候居然没人肯站出来,真是让人心寒!”

    炎仇叹了口气,有些颓然。本来,他觉得以炎族族人的血性,大家会很踊跃的守护炎北,但现实很残酷,出乎他的意料。

    “你错了!”

    炎不古缓缓摇头,“我敢说,如果其它族人知道这件事,至少会有大半部分的人都勇于留守,敢于承担,但这些长老不同,他们早已经没有了锐意进取的心思,也丧失了我炎族子民一直传承下来的血性!”

    “没错!”

    炎仇双眼腥红,“这些长老只注重利益之争,知道老三成为了北圣圣子,一个个趋之若骛,等过了这么多年,见到老三一直不出现,又打起了另外的算盘,归根结底,都是利字当头!”

    “这件事也蛮不错的,就好像一面照妖镜,能够照出人心鬼祟,可以让我们这三支部族去芜存菁,把真正有血性敢担当的族人留下来!”

    炎不古容色平静,推开石屋的窗,望向族祠的方向,“我有种预感,老三快出来了,只要他出现,就会破茧成蝶,或许,又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我选择相信你的话,老三他,从未让我们失望!”

    炎仇来到他的身边,望向族祠,那边漫空神霞,幻妙无方,但同样,也有漫漫风雪,从远处席卷过来,族祠一如既往,始终矗立。

    “二弟,如果我们日后真的要和犬因遭遇,我们两人,必须得有一个人活着!”

    炎不古容色平静,“这件事,如果真的发生,我希望你能第一时间离开,我想说的是,走的这个人可能比留下的人更痛苦,担子更重,因为他要担负的东西太多,所以……

    炎不古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一脸惊骇的望着窗外,炎仇同样眼睛瞪得溜圆。因为就在这时,族祠突然光华大放,绽开九色神韵,直冲天际。

    ……

    浑浑噩噩,炎北完全不知道自己过了多久才有思有想,也不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回忆起幼年时的点点滴滴的。

    总之,他把自己记事时起,与娘亲,与祖岩玉石中的族人每时每刻相处的短暂时光都梳理了一遍,内心充满了无尽的温柔。

    然后,依旧是那一夜的惊雷风雨,漫天火色,直到娘亲的魂光飞逝,他自己在凶莽荒原凭借着一把短匕艰难的求生,一直问道修行至今,如同重历一生,这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当炎北迷蒙的睁开双眼,看到的是炎族族祠,当灵眼络莫名的形成周天,一条条木案牌位呈现在眼前,这些被炎不古用秘法隐匿起来的先祖牌位,在他的周天大圆满之下完全无所遁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