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综合其他 > 首辅娇娘 > 923 大婚(中)两更合一
    是的了,今日是她与萧珩大婚的日子。

    “唔,没大婚过,怪新奇的。”她的瞌睡虫瞬间跑没了,一双眼眸亮晶晶的。

    玉芽儿与姚氏听了她这话,只当她是在说原先流落民间时不曾举办过婚礼。

    二人怪心疼的。

    “大小姐,您苦尽甘来了,以后都不用再吃苦了。”玉芽儿真诚地安慰她。

    姚氏心里酸酸的,鼻尖也一阵酸涩,眼泪从听到玉芽儿那声“大婚”便有些忍不住。

    她也不知究竟是心疼女儿的遭遇多一点,还是舍不得女儿出嫁多一点。

    还没养够,真的不够。

    分离了十四年才认回来的女儿,不到四年就出嫁了——

    “夫人,您别哭了。”玉芽儿劝道,声音一下子哽咽起来,“您哭我也要哭了。”

    好奇怪,明明不难过的,可是看见夫人落泪,她也好难过。

    顾娇呆呆愣愣地看着姚氏,不大理解姚氏为何要哭。

    十全妇人见多了这样的场景,对姚氏笑了笑,说道:“夫人,小姐是嫁到京城,并非远嫁,想看小姐,那还不容易吗?”

    “说的是。”姚氏抹了泪,有些难为情自己竟然在女儿面前如此失态,幸亏没影响女儿的心情。

    姚氏拍了拍顾娇的手背,说道:“热水我让人备好了,走,咱们去沐浴更衣。”

    “还要沐浴?”顾娇唔了一声,下床去了洗漱的隔间。

    浴桶是新做的,散发着木质的原香,满满一大桶温水上,花瓣轻轻摇曳飘荡。

    一屋子温柔香气。

    玉芽儿伺候顾娇沐浴。

    顾娇在家里不习惯有人贴身伺候,这是玉芽儿第一次近距离观看小姐的身体。

    不看不知道,一看,她的眼泪当场涌出来了。

    小姐的身上……太多伤痕了。

    尽管已全部痊愈,甚至大多数伤痕都淡化到只剩下一道浅浅的印子,可想到这些伤痕是怎么来的,她心里便说不出的疼痛。

    大小姐总说自己没事,总说一切安好。

    原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哭什么?”顾娇听见了身后玉芽儿的啜泣声,扭头看了看她,“你为什么难过?你是想爹娘了吗?”

    玉芽儿哽咽摇头:“没有,奴婢不想爹娘。”

    “哦,那是为什么。”顾娇问。

    “小姐,疼吗?”玉芽儿的指尖落在她右肩的一块浅痕上。

    顾娇摇头道:“不疼了。”

    玉芽儿忍住泪水没再往下问。

    不知怎的,她突然想到了顾瑾瑜。

    顾瑾瑜凭什么和大小姐比?她是为江山拼过命,还是替百姓挨过刀?正事没干一两件,祸倒是闯了不少!

    “你不高兴。”顾娇感觉到了玉芽儿的情绪。

    玉芽儿道:“我不是因为小姐才不高兴的,我是想到了某个总是拿自己和小姐攀比的人……算了,不提她了。今日小姐大婚,玉芽儿要想些开心的!”

    顾娇点头:“嗯。”

    沐浴完,玉芽儿为顾娇换上了嫁衣。

    今日大婚,从里到外,每一件都是红色。

    嫁衣是小净空卖掉金算盘为她买的那一件,原本的尺寸有些大,如今倒是刚刚好了。

    自打来古代后,为方便干活和打仗,她的衣着都十分素净,从未穿过如此鲜艳的颜色。

    当她从屏风后走出来时,一屋子人皆感觉眼前一亮。

    十全妇人送过那么多新娘子,老实说,真论身段儿与五官,挑不出比眼前这位更赏心悦目的,奈何她左脸上有一块红色胎记,真是太可惜了。

    姚氏看着艳若桃李的女儿,这仅仅是穿着嫁衣,还没戴上盖头,她又险些绷不住。

    她转过身,深呼吸平复了一下情绪,才笑着对女儿:“娇娇,过来坐,让岑夫人为你梳头。”

    十全妇人姓岑。

    顾娇来到梳妆台前坐下。

    她也被自己的样子惊呆了。

    穿成这样……不赖呢。

    十全妇人被顾娇的表情逗乐,心道这姑娘真是与众不同,一点儿也不扭扭捏捏的,率直得像个孩子。

    十全妇人来到顾娇面前,打开了自己带来的小妆奁盒子,对顾娇温和地说道:“你也随你娘叫你一声娇娇吧。”

    “好。”顾娇说。

    十全妇人笑着道:“在给你梳头前,我先替你绞面。”

    “绞面是什么?”她只听说过剿匪。

    “就是这个,第一次可能会有些不习惯。”十全妇人的声音很温柔,让人莫名心生好感。

    她拿出来一根白白的长线,左手一挽,右手转了几圈后将挽出来的线圈撑开,随后便开始在顾娇脸上一张一合。

    顾娇疼得激灵灵的!

    她头顶的小呆毛都支棱起来了!

    搞了半天,原来就是给我拔毛呀……

    姚氏原本伤心得不行,可见了顾娇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直接一个没忍住破涕笑出声来。

    杀敌不眨眼的黑风骑小统帅,居然有一天被人摁在椅子上拔毛。

    说出去谁信?

    顾娇毫无灵魂地任由十全妇人在自己的小脸上绞来绞去。

    十全妇人由于喜欢她,还特地多绞了两遍。

    刚绞完面,房嬷嬷拎着一个热气腾腾的食盒从厨房过来了。

    “夫人,大小姐。”她笑着行了一礼。

    姚氏问道:“这么快?不是才去?”

    房嬷嬷笑道:“安国公早吩咐下人做好了。”顿了顿,她小声对姚氏道,“听下人说,安国公一宿没睡呢。”

    姚氏感慨:“他是真心疼娇娇。”

    房嬷嬷道:“大小姐值得。”

    原先她还担心大小姐的心太冷,夫人捂不热,后面才发现大小姐的性子是冷的,可她的感情也是至真至纯的,她对一个人好,那就是不计代价的好。

    “娘,娘。”

    顾小宝醒了,被鸳鸯抱了进来。

    他原本是要找娘的,却一眼看见了铜镜里的顾娇。

    他睁大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了半晌似是有些难以置信。

    他扭了扭小身子,从鸳鸯的怀里下来,绕到顾娇的面前,抬起小脑袋仔仔细细地将顾娇打量了一番。

    “喔?”他摊开一双小手,摆了摆,“不见了。”

    顾娇弯了弯唇角:“姐姐没有不见。”

    他被这熟悉的声音吓得一惊,再次看向顾娇。

    顾娇含笑道:“叫姐姐。”

    顾小宝不叫。

    他迈着不太稳的步子,跐溜跐溜地走到姚氏身边,拉着姚氏的手往顾娇这边走,还不忘用另一只小手指顾娇的嫁衣,一边摆手一边说:“不穿,不穿。”

    姚氏心酸一笑:“姐姐要嫁人,要穿。”

    顾小宝愣了愣。

    小孩子还不大懂嫁人的意思,但潜意识里又好似明白这将会成为一种分离。

    “不穿。”他认真摆小手,又指了指房嬷嬷,“嬷嬷,穿。”

    顾小宝最不喜欢的人就是成天追在他后头,这也不让他碰那也不让他玩的房嬷嬷。

    让嬷嬷快点走。

    姐姐不走。

    一屋子人让他弄得哭笑不得。

    顾小宝不是一个会耍脾气的小孩子,他见反对无果后并没有哭闹,而是站在姐姐身边,抓着姐姐的衣角。

    好像只要他抓得够紧,姐姐就不能走了。

    十全妇人为顾娇绞完面后,开始为顾娇梳头上妆。

    顾娇从边关回来,家里蹲了一个多月,早就白回来了,脸颊上水嫩嫩的,白皙通透,一头乌发黑亮如缎。

    十全妇人从未见过如此细腻的肌肤以及如此柔顺的乌发。

    她将顾娇的长发轻轻托在掌心,拿起一把新梳子,温柔地梳了起来。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四梳相逢贵人……”

    ……

    定安侯府。

    顾瑾瑜也起了,开始为今日的出嫁做准备。

    她换上了大红嫁衣,坐在铜镜前,由十全妇人孙夫人为她绞面梳头。

    原本她是想请岑夫人的,奈何岑夫人被人请走了。

    顾老夫人身边的张嬷嬷天不亮便过来了,在房中忙前忙后,接替了本该属于她母亲的事情。

    而她的母亲则去参加她好姐姐的婚礼了。

    说的好听,一碗水端平,到头来还不是更偏心亲生的?

    寂静的府外传来热络的嬉笑声,这不是第一阵了,方才就闹过好几回。

    “什么人这么吵?祖父与祖母还在歇息呢。”顾瑾瑜一边被孙夫人上妆,一边问一旁的春柳。

    春柳不满地嘀咕道:“不是咱们府上的,是国公府那边的。”

    顾瑾瑜咬了咬唇瓣:“她那边怎么那么吵?”

    “就是!成个亲有什么了不起的!第二次还这么热闹,当谁不知道她嫁过人似的!”

    孙夫人默默上妆没有说话。

    有关这两位千金的事啊,早在京城传开了。

    真千金流落民间,不论贫穷还是富贵,两次都嫁给同一个人,这怎么能丢人?这是造化!是缘分!

    至于说人家府上为何热闹,那位大小姐有地位呗!

    她醒了,全府上下都醒了!

    哪像这位二小姐,还得看顾老夫人与老侯爷的脸色?

    “父亲呢?”顾瑾瑜问。

    祖父是不会来看她的,祖母身子骨不好,大抵也很难过来。

    只有父亲了。

    她出嫁时若是连父亲都不在,会被夫家笑话的。

    “侯爷的伤势也不知痊愈了没有……”春柳低声道。

    自从喜提了一顿跨国双打后,老侯爷便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昨日春柳去给他请安时,他都仍需要人搀扶才能行走。

    “你去看看。”顾瑾瑜说。

    “是!”

    春柳忙不迭地去了。

    她刚到顾侯爷的院子门口,便瞧见容光焕发、精神矍铄的老侯爷,她心头一喜。

    老侯爷这架势,分明是来送小姐出嫁的呀!

    她激动走上前,正要给老侯爷行礼,老侯爷却已头也不回地进了儿子的院子。

    须臾,老侯爷将一瘸一拐的顾侯爷揪耳朵揪了出来。

    她愣愣道:“这是要架着侯爷去给小姐送嫁吗?”

    春柳猜对了一半。

    老侯爷的确是要去送嫁的,却不是给顾瑾瑜送嫁。

    ……

    另一边,顾长卿与顾承风也从各自的院子起来了。

    二人梳洗完毕,换上新衣裳,将自己收拾得俊美倜傥,尤其顾承风,他还闷骚地用香膏给自己的头发定了型,以保证自己今天第一无敌帅气。

    这会儿离天亮还早。

    顾承风没打算吵醒顾承林,哪知刚拉开房门,便瞧见了衣冠整齐的顾承林。

    “咦?你起得这么早?”他疑惑地问。

    顾承林支支吾吾道:“我……我……我想和你一起过去。”

    顾承风正色道:“去哪儿?我可是去对面的国公府。”

    顾承林地应了一声:“……嗯,我知道。”

    顾承风双手抱怀眯了眯眼:“知道你还去?你不是不喜欢和他们来往吗?”他指的是姚氏、顾娇与顾琰。

    “都多久的事了怎么你还提……”顾承林憋屈地嘀咕了一句,他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光头,嗫嚅道,“可是我要是留在这里,就得答应祖母的要求……去背顾瑾瑜……我不想背她!”

    顾承风狐疑地看了弟弟一眼,正怀疑着,院子外传来了张嬷嬷的声音。

    “三公子醒了吗?二小姐那边差不多了,该让三公子过去了。”

    顾承林赶忙凑近自家哥哥小声道:“听见没有?听见没有?”

    顾承风的耳膜险些被他吹出个窟窿,他忙摆摆手:“好好好,听见了。”

    他讨厌顾瑾瑜,自然不愿让自己的弟弟去背她上花轿,他拉过顾承林的手腕,施展轻功将他带了出去。

    “呵,咱俩一定是第一个。”

    出府落地后,顾承风松开顾承林的手,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手。

    顾承林掰了掰自己的手指头:“第一个?那咱俩谁不是人?”

    顾承风:“……”

    ……

    宣平侯府的新庭院中,信阳公主为小净空系上喜服的绸带与红花,并为他戴上小小的新郎官帽。

    一个迷你版的小新郎官诞生了。

    小净空是大婚前几日跟着新床来侯府的,他原本的任务是压床,压完之后为了确保这张床在新婚之前没有别人睡过,他索性住在了侯府。

    日日守着娇娇的床。

    这于是也阴差阳错给了他一个去接亲的机会。

    萧珩是自己更衣的,他一进屋便瞧见一个与自己打扮得分毫不差的小新郎官,嘴角都抽了一下。

    “你要干嘛?”他问。

    “我要和娇娇成亲!”小净空叉腰,理直气壮地说。

    萧珩呵呵道:“新郎官都是要骑马的,你又没马,你去不了。”

    “谁说我没马?”小净空望着大门口,声音洪亮地叫了一嗓子,“小十一!”

    梳着小辫辫,头戴大红花,涂着烈焰红唇的马王嗖嗖嗖地奔进了院子!

    萧珩看着那匹无比辣眼睛的马,身子都抖了一下!

    这匹马不是没被带来昭国吗?

    它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跟踪技能点满的三岁小马王表示这都不是事儿!

    其实马王也是才出现的,顾娇早先为小净空挑选的是一匹性情温顺的小黑风骑,可就在昨夜小净空去找小黑风骑时,意外地发现了正悄咪咪逼着小黑风骑给自己带路去找顾娇的马王。

    “小十一!”

    听见这道恶魔般的小声音,马王吓得当场劈叉!

    然而并没有什么鸟用。

    小净空果断将它抓进了宣平侯府。

    此时此刻,马王的背上放着一个儿童马鞍,是顾娇绘图,交给顾小顺亲手做的。

    小净空雄赳赳地走出去,对院子里的侍卫礼貌地说道:“请抱我一下,谢谢。”

    侍卫将他抱了起来,放在了马背上。

    他娴熟地将卡扣扣好,无比骄傲地说道:“我要去接娇娇啦!”

    院子里的人全都有些忍俊不禁。

    萧珩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小和尚?

    他呵了一声,出了院子,翻身骑上高头骏马。

    小净空是萌萌哒的小新郎。

    萧珩是鲜衣怒马、冠绝昭都、倾国倾城、风华无双的萧家儿郎。

    天地万物,在他面前刹那间黯然失色。

    他的俊脸上依旧可见一丝干净的少年气,眼底却更多的有了成熟男子的冷静与魅力。

    信阳公主看着这样的他,心底忽然涌上一股浓浓的惆怅与不舍。

    儿子长大了……他真的长大了……

    ……

    卯时,顾娇最后抿了抿嫣红的唇纸。

    十全妇人定定地看着明艳动人的新娘子,满意地点了点头,为顾娇戴上盖头。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府外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

    玉芽儿眸子一亮:“是姑爷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