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岭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鹅岭小说 > 修仙从沙漠开始 > 第三百二十章:鼎内有乾坤

第三百二十章:鼎内有乾坤

第三百二十章:鼎内有乾坤 (第1/2页)

周阳确实是趋近油尽灯枯了。
  
  拓跋珪那张剑符的威能,其实一点都没有打折扣。
  
  如果不是发生了一些意外,周阳很可能真的会当场陨落在那道剑气之下。
  
  但是趋近油尽灯枯的他,可不是真的已经油尽灯枯,更不是真的已经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了。
  
  他反杀状态尚好的祝无涯,用掉了“灭神针”秘术和“纯阳天剑”中的锐金之剑。
  
  等到自以为看透他的拓跋珪也御剑而来,出剑攻击山谷的守护阵法时,他利用刚恢复的一点法力,再度使出了“乾阳天剑”中的真火之剑。
  
  彼时拓跋珪正鼓起余力打破山谷的守护阵法,正是志得意满想要亲自手刃周阳。
  
  哪防他还有这样一招底牌。
  
  于是乎,拓跋珪就悲剧了。
  
  他身体直接被真火之剑命中,然后整个人都被熊熊的真火所吞没烧成了灰烬。
  
  而使出这最后一张底牌的周阳看到这一幕,也是终于松了口气的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彻底放下了心来。
  
  拓跋珪先前猜得没错,他确实是在虚张声势。
  
  若是其当时就选择退走的话,他根本无力去追击对方。
  
  不过他在虚张声势的同时,也是做好了两手准备,是以才会画蛇添足一般说出那番威胁恫吓的话语。
  
  如果拓跋珪当时选择退走,固然很好。
  
  而其若是被他那番话给激怒上前的话,却也正中他下怀,让他可以一劳永逸彻底留下对方,避免被玄水宗的人知道是他杀了祝无涯。
  
  所以当拓跋珪自以为看透他虚实上前之时,他也是将计就计故意示敌以弱退入山谷之中,一边通过山谷守护大阵拖延时间恢复法力,一边麻痹敌人让敌人以为自己真的油尽灯枯没有还手之力了。
  
  而拓跋珪果然中计,主动送上门来给他创造了出手机会。
  
  此刻回想起刚才这场战斗,周阳心中也是充满了后怕之意,苍白的脸上,满是感慨之色的喃喃自语道:
  
  “今天的事情,真是一个教训!”
  
  “能够修行到紫府期的人,没有谁是真的弱者!”
  
  “我能通过各种宝物帮助,屡次跨越小境界斩杀强敌,为什么别人就不能如此?”
  
  “今日要不是【苍龙鼎】的真容显露,此刻身死道消的人怕是就要换成我了!”
  
  先是罗云庆,后是慕容芊芊、朱子虞二人,他在开辟紫府之后,不算妖兽就已经连斩了三个紫府后期修士。
  
  这让他心态也是变得有些膨胀了起来,以为紫府后期修士也不过如此,自己一个人完全可以实现单杀。
  
  但实际情况真的如此吗?
  
  显然不是!
  
  杀罗云庆和慕容芊芊二人,他都是完全靠着“金光定天镜”符宝的帮助才做到瞬杀敌人。
  
  而杀朱子虞,也是他趁对方轻敌大意以剑阵困住了对方,然后借助“乾阳宝珠”这件七阶法器的力量才成功击杀。
  
  如果没有符宝的帮助,不借助“乾阳宝珠”这件七阶法器的力量,他的实力最多就是在与紫府后期修士战斗中打平,想要杀人根本是不可能的。
  
  甚至如果战斗时间拖久的话,输得一方还会是他,因为他的法力和紫府后期修士相比是远远不如的。
  
  同时这一切的前提,还是建立在紫府后期修士没有拥有如他一样强大的底牌情况下。
  
  如果紫府后期修士也拥有“金光定天镜”符宝这样强大的符宝,或者是如白衫青年拓跋珪那样的护身剑符宝物,或者是某种五阶灵符。
  
  那么身陨道消的人,很大可能就会换成他了!
  
  而谁拥有强大的底牌,谁没有,这在真正的生死之战前根本看不出来。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英年早逝身陨在敌人手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少树敌,少与同阶修士结怨。
  
  周阳现在回想反思今天这场战斗的起因,发现主要原因固然在于祝无涯和拓跋珪二人身上,是这两人一心想要抢夺他守护了两年才成熟的“云雾仙茶”才引发这场战斗。
  
  但是他如果先前拒绝对方的话语,不那么无礼傲慢的话,是否可以避免这场战斗?
  
  或者就算不能避免战斗,在他展现出强大的实力后,没有被他那番话语伤到自尊的白衫青年拓跋珪,是否就会不那么暴躁的选择动用底牌和他一决生死,而是听从祝无涯的劝告暂时退却?
  
  这个问题随着祝无涯和拓跋珪的陨落身亡,注定永远也得不到答案了。
  
  但是周阳自己心中却是告诉自己,以后切忌不可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不要轻视任何对手,也不要轻视任何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漂流教室 神帝归来 三寸人间 万道剑尊 史上最强炼气期 豪婿 深空彼岸 正义的使命 都市之天降鸿运 天神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