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综合其他 > 妻高一筹 > 第二百二十二章:内鬼
    第二百二十二章:内鬼

    .她们就忙站起身来,等到金凤举进了屋,金燕芳便笑道:“二哥哥今儿回来倒早,你就不用在衙门里做做样子?也罢,嫂子今儿也好容易歇一天,我是有眼色的人,就给你们俩腾腾地方吧。”说完便领着冯家姐妹和梅姨娘一起告辞。这里罗氏于氏也退出去了。

    傅秋宁见金凤举的脸色黑沉,又看到金振轩和金绣贞,心里知道他必然是去了清婉阁,不知道吃了江婉莹什么言语,心中不由的暗自好笑,想着你可也知道女人的厉害了吧?这还是在古代,女人对男人总有些顾忌,不信到了现代你试试那些小辣椒,不辣死你才怪。

    一边想着,也不理金凤举,由着雨阶剪枫过来倒茶,她先对金振轩和金绣贞道:“锋儿和翼哥儿都在书房里,轩哥儿也过去吧,读会儿书,之后就可以玩了。至于二姑娘,你两个姐妹这时候也应该在一处绣花,我让人把你送过去可好?”

    金振轩和金绣贞对她自然还有疙瘩,因此眼睛就望向金凤举,却见他笑道:“去吧,好好玩玩儿,胜似你们在清婉阁里关着。”说完剪枫和雨阶过来,一人一个给领走了。这里傅秋宁和金凤举说了几句闲话,就听到一阵隐隐的琴声传来,她便笑道:“二姑娘琴艺好,这会儿必然是在一起弹琴呢。”

    金凤举笑道:“这样好,让她们伴在一处,既增加了亲热,又不至于让轩儿和贞儿闷着。以后我多让她们过来。”因说完,傅秋宁方笑道:“刚刚看你过来。脸上倒是有气似的,莫不是在清婉阁里受了婉二***闲话?照我说,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女人们在这大宅门里,每日都是那些言刀语箭的,就是拙嘴笨腮,也练出刀子嘴来了。”

    金凤举苦笑道:“她若是有你一半的贤惠大度,我就阿弥陀佛了。”话音落,便听傅秋宁笑道:“罢罢罢。别把这高帽子往我头上戴。我哪里有什么贤惠大度?你没看见我小性吃醋的时候呢。今儿和你交个实底儿,你既然对我说了一个爱字,从前这些妻妾也就罢了。但往后若还是敢让新人进门,.哼,你只说婉二奶奶厉害,你是没看见我的厉害。”

    金凤举笑道:“真这么厉害?说实话,我倒还真想象不出你迫害人的模样儿。”说完却听傅秋宁冷笑道:“这一点我倒和婉二奶奶不一样,迫害人?都是女人,我为什么要去迫害?还嫌我们女人让你们男人压迫的不够吗?我只唯你是问。是,我知道拿不住你。这是男人时代,但是从此,你就别想进我这门槛儿。若你不服,定要逼我。大不了我剪了头发做姑子……”

    话音未落,就被金凤举一把握住了手,听他笑道:“罢罢罢,我怕了你,千万别说这种话,听了就觉着胆战心惊的。秋宁。说实话。若今儿你和婉莹倒换了个儿,她如你这般。我未必就不会爱她,即便不爱,心中也满是愧和敬。万万不会是烦。唉!我现在……真是连想起那院子都觉着心里头烦得慌。你不知道,她刚刚若和我闹一场子也罢了,偏偏那阴阳怪气尖酸刻薄的话……唉!你知不知道?她竟然还挑唆着轩儿和贞儿与我这个爹生分。”

    傅秋宁叹气道:“这便是你们男人三妻四妾的烦恼。说什么爱不爱的,对谁都不公平,婉二奶奶算是比我强了。你也不用恨她。我不是那些只知道三从四德的女人,只不过我却也觉着她可怜。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好了。这话说出来,我都觉着自己两边不是人。且不说这些了,你既然上了火,我今儿厨房里刚刚熬得冰糖雪梨莲子粥,润肺清火再好不过,让秋霜给你盛一碗去。”

    ******************************

    储君的事很快便传遍天下,靖国公府自然也得到了风声,一时间,府中虽然不说是愁云惨雾,但大家的情绪也低落了不少。好在金凤举和金石的官职并没有受影响,靖国公府的爵位也在,金鹏展在江南干得也出色,秋末时呈上来的盐税几乎是往年的三倍,让皇上龙颜大悦,还亲自下旨褒奖。因着这些事,府里才渐渐将那股惨淡之气排除出去。

    眼看着就到了腊月,傅秋宁这些日子紧赶着又排出了一部黄梅戏,却是女驸马,虽然历经坎坷,到底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局,倒适合在年下唱。是预备过年进宫献给太后皇上的。忙完了,她往后总算有了点清闲日子。

    这一日打发金凤举和孩子们上朝后,傅秋宁左右无事,就去枕月阁坐了坐。接着又一起往康寿院去,出门恰巧就遇到了江婉莹,见这位被金凤举冷落的二奶奶不但没有憔悴消瘦,反而是容光焕发,竟比从前还有十分精神。原本和她针锋相对的霍氏此时大概也知道了秋宁虽然受宠,却不管家,因此又向江婉莹靠拢,就连平日里的言刀语箭都少了许多,崔氏和月兰更不用提。

    江婉莹看见傅秋宁,便叫住了,看来是很有心在她面前说几句话,只不过傅秋宁想到她必然没有什么好话,也不愿意扯皮,淡淡应了几句就借口风雅楼还有事离去,临走时霍氏极力帮着江婉莹说话留她,她却没怎么理睬便往园子中来。

    直到走出老远,回头看那一行人进了康寿院,雨阶方气咻咻的道:“这人也别势利得很了,风水轮流转,谁知道日后是什么光景?”话音落,就听傅秋宁笑道:“她们的为人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无端端说这种话做什么?日后又怎么样?反正我们现在有那么些钱,我是绝不会来趟这管家浑水的。”

    雨阶气道:“奶奶度量大,不和她们计较。奴婢却是没有奶奶这样的心胸。我只看不惯那个霍姨娘,先前一天能往风雅楼跑好几趟,又是点心又是首饰的送着,一听奶奶说不会管家,立刻就不过来了。真真是狗眼势利的小人。”

    傅秋宁摇头笑道:“你啊你啊,都快嫁人的人了,嘴上还是这样不饶人,且留点口德吧。她们怎么做是她们的事,她不上门,我正好落得清静,难道你很爱给她端茶倒水吗?”

    雨阶的脸登时红了,跺脚道:“人家只是为奶奶抱不平?和嫁人不嫁人有什么关系?怎么就能扯到一块儿去?再说了,我也巴不得她不来,谁愿意端茶倒水,听她说那些虚伪的话。”

    傅秋宁一摊手道:“这不就结了,你不喜欢她来,她不来不就正好是遂了咱们的心?”一句话只把雨阶堵得说不出话来,有心反驳,却又找不出什么话。

    因说着话,就进了风雅楼,只见剪枫正在廊下坐着,院子里的大小丫鬟媳妇婆子足足站了两排。傅秋宁便疑惑道:“这是做什么?难道是前些日子送去裁缝那里的衣服都做了回来?也不至于就有这么快吧?”

    因一边说着,就忙加快了脚步,剪枫见她们回来,脸上几分恼色才缓和了,挥挥手让那些人散去,她这里陪着傅秋宁进了屋,不等主子开口,就咬牙道:“奶奶必定是觉着奇怪,想我这时候把她们聚起来做什么是吧?真真是气死人,奶奶早上让我开箱子拿布料出来,要给姑娘们和两位少爷做几件小夹袄。我适才开了箱子,发现上面竟有许多布料乱了,这定是被人翻动过,不然怎也不会乱成那样子。幸而我数了数,东西倒是没少,不然咱们这风雅楼里竟出了贼,传出去可不是让人笑掉大牙,更不知有多少人要拿着这个做文章,又有多少人要幸灾乐祸了。”

    傅秋宁皱眉道:“竟然有这种事?”话音未落,就听雨阶也道:“咦?竟然还有这种事?我说这几回***首饰匣子乱的很,前阵子我统统收拾摆放了一遍,可没几天就又乱了,我还想着是秋霜有时候给奶奶梳妆,乱翻之后没收拾好,难道竟然也是有什么猫腻?”

    话音刚落,正好秋霜端了茶过来,听见这话便连忙道:“姐姐可别混赖我,统共我给奶奶梳过几回头换过几件衣服?那些东西哪次都是收拾好的,不过后来也有几次看见乱了,我还以为是姐姐们着急,就那么放着了,我还略收拾了两次呢。”

    几个人这么一说,就连傅秋宁也诧异了,沉着脸道:“这么说,咱们这风雅楼里倒的确是出了贼?只是似乎东西又没少。莫非有人在找什么东西不成?剪枫雨阶秋霜,你们快和我过来点点小侯爷放在这里的那些东西,别不是就冲着那些东西来的吧?”

    “奴婢倒觉着不至于//.com无弹窗无广告//。小侯爷那些东西固然珍贵,但除了书画就是古董,个头也都不小,这风雅楼中到处是人,我就不信都变成了贼?若是碰见一两个,让人揭发了,岂不完了?如今奴婢恼火忧虑的是:这些事儿必然是内鬼干的,既如此,不找出来,怎么能心安?”(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