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职国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攻其一点
    PS:凌晨送更,求订阅!

    有时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早上五点半,方寒才刚刚查到第二个留观室,一位护士就急匆匆走来。

    “方医生,五号床出状况了。”

    “五号床?”

    方寒愣了一下,然后脸色一变,五号床不正是马美玲吗?

    “出了什么状况了?”方寒一边往外走一边问。

    “患者来例假了。”

    方寒的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对于白血病患者和重障患者来说,最怕的就是出血,因为患者本身的造血功能就差,而且血小板低,凝血功能差,每一次出血都有可能造成大出血,出血不止,患者将面临很严重的危证。

    如果说白血病是癌症的话,那么重障就是仅次于白血病的软癌症,死亡率非常高,基本上达到了百分十八十左右。

    先是牙龈出血,然后又来了例假,这是雪上加霜的局面。

    “通知方主任,联系内科会诊。”方寒一边往外走一边道。

    “已经联系方主任了,方主任马上就到。”护士道。

    方寒走出留二号留观室,还没来得及进马美玲的病房,迎面就碰到了李文军。

    急诊科这种科室,每天至少都会留一位副主任级别的医生值班,今天值班的正是李文军。

    事实上这种突发状况,护士的第一反应是首先通知住院总,然后住院总根据情况确定是否通知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

    医院的规矩是非常严的,主任医师也不是机器人,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不停点,任何患者都通知主任,那主任还不忙死?

    住院总的职责就是替主治医和主任分担压力,一位合格的住院总要有判断病情的能力,患者什么情况,需要通知什么人,联系哪个科室等等。

    马美玲的情况算是眼下急诊比较棘手的几位患者之一,而且又是方寒的同学,所以出了状况之后,护士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值班的李文军,而且给方浩洋去了电话,同时来通知方寒。

    李文军向方寒点了点头,两个人都没多说,直接进了留观室。

    病床上,马美玲脸色苍白,比起刚才又憔悴了不少,马母和马父脸上全是担忧。

    李文军上前检查了一下情况,询问了几句患者家属,这才道:“暂时还算稳定,出血量也只是稍微增多。”

    方寒道:“但是也要以防万一。”

    李文军点头,同时吩咐护士:“准备特护病房,先给患者转移病房,联系一下血库,准备血浆,随时做好输血准备。”

    输血急救现在已经成为常规急救的一部分,江中院急诊科自然也不例外,对于一些失血过多的病危患者,输血是必不可少的。

    江中院虽然是中医医院,但是却不是老顽固,既然开设急诊科,对于一些常备的急救手段和及急救设备还是有准备的。

    护士们给马美玲转移病房,方寒则和李文军一起商议方寒。

    “李主任,输血只是急救措施,我们还是要尽快商议出止血方案。”

    “我知道。”李文军点头:“先给患者换病房,防止各种感染,而且患者例假就有可能大出血,在留观室也不方便。”

    方寒点了点头,按说马美玲这种情况,应该二十四小时都在特护病房,只不过特护病房的花费也要比留观室高的多。

    大概十多分钟,方浩洋就急匆匆赶来,内科的一位副主任也来到了急诊科。

    几个人给马美玲做了全面的检查,然后来到会诊室商议治疗方案。

    “小方也一起吧。”方浩洋招呼了一声方寒。

    方寒原本就打算跟着,方浩洋不招呼他也打算跟着。

    进了会诊室,方浩洋第一个开口:“患者现在来了例假,第一次出血量就明显增多,这不是个好信号,大家有什么看法?”

    马美玲刚刚才来例假,出血量不少,但是还没有危机情况,李文军让准备血浆也只是以备不时之需。

    内科的那位副主任道:“要不再观察两天,看看情况,如果出血量持续增多再看。”

    李文军沉吟了一下:“观察一下倒是可以,但是不得不防啊。”

    方寒打断众人:“还有一个情况,患者昨晚开始出现了牙龈出血的症状,已经出血两次了。”

    方浩洋脸色一变,李文军和内科的副主任也瞬间默不吭声了,这个问题大条了。

    患者牙龈出血就预示着有脑出血的危险,必须尽快控制,如果放任不管,那么就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要是单纯的牙龈出血,还稍微好一点,可现在患者又来了例假,这简直是雪上加霜。

    要知道牙龈出血多属于上火,下边出血多属于虚症,这就属于虚实之症。

    针对牙龈出血,最好的办法是引血下行,把上面的血引到下面,上面的血就不会太盛,从而可以遏制牙龈出血。

    可如果引血下行,又会造成例假出血量再次增大,如果出现血崩或者大出血,情况同样危机。

    上火需要泄,虚症需要补,情况很棘手啊。

    “李主任、钱主任,你们怎么看?”方浩洋皱着眉头,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棘手的病症。

    李文军好半天没说话,沉默了好一阵,这才说:“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先攻其一点。”

    “攻其一点?”方浩洋微微沉吟:“怎么说。”

    李文军一边组织语言,一边谨慎的道:“俗话说的好,攻其全身,不如断其一指,现在患者面临的情况确实很危险,上面牙龈出血,另一边又来了例假,虚实交替,真假难辨,我们不可能两方面都兼顾,既然不能两方面都兼顾,那么何不先挑最棘手的解决。”

    “李主任的意思是我们先解决牙龈出血的问题?”钱主任道。

    “不错。”

    李文军点头:“患者现在才是初来例假,只要患者的例假不结束,危险随时都存在,既然如此,我们就暂且不管,可牙龈出血如果持续下去,导致患者脑出血,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方浩洋道:“如果我们用药,导致患者出血量增大亦或者大出血,这个后果你考虑过没有。”

    李文军苦笑:“我都说了,我们没办法兼顾,如果担心患者下边大出血,那么我们又怎么解决患者牙龈出血的问题,如果担心患者牙龈出血,我们也没办法照顾患者下边出血,这是一个矛盾。”

    “小方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方浩洋看向方寒。

    方寒这会儿在很认真的听着,而且刚才他兑换了临时的高级病案分析。

    病案分析,本身是针对一些已经治疗过的病案进行分析总结,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这就像是一些医生总是吩咐实习生抄写病历一样,抄写的过程就是一次成长的过程,看看别人怎么治疗,看看别人的诊断思路,从而吸收好的一面,改掉坏的一面。

    可这会儿,方寒兑换的病案分析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那就是能针对现有的治疗方案查漏补缺。

    这会儿李文军等人正在商议治疗方案,方寒可以针对病情,结合方案,分析这个方案的可行之处,就好像方寒初来江中院那次听郭文渊的会诊,他就能迅速判断郭文渊的意图。

    病案分析技能或许在制定治疗方案上不怎么擅长,别人没有治疗思路之前,方寒也没什么思路,可别人有了思路,他却能判断这个思路的准确性和可行性。

    “我觉得李主任的想法可行。”

    方寒先肯定了李文军的治疗思路,然后才继续分析道:“现在患者面临的状况有两个,一个是牙龈出血,牙龈出血导致的后果是脑出血,一旦脑出血,那么病情就会走向不可控性,第二个状况,患者来了例假,对于女性白血病患者和重障患者来说,这一点是无法避免的,即便是患者没有牙龈出血的状况,也会存在大出血的危机......”

    方浩洋和李文军钱主任三个人纷纷点头,方寒并没有说太复杂的东西,而是很可观的分析情况,说的都是事实。

    “所以,在眼下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李主任的治疗思路是正确的,我们先解决不可控的因素,解决掉患者牙龈出血的后顾之忧,至于患者会不会因为我们的治疗导致例假出血量增大,出现其他危险,我们不能不考虑,也不能太顾忌,做好预防措施,毕竟两个情况一个是必然发生,一个只是可能发生,我们不能因为害怕可能发生而放弃必然发生。”

    有句话方寒没说,医生能做的就是把所有的危险降到最低,不可能完全杜绝危险,对于很对危重病症,医生的水平是一方面,患者的运气也是一方面。

    李文军笑着看了方寒一眼:“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他是没有方寒的口才,也没有方寒考虑的这么全面,可大概意思差不多。

    方浩洋沉吟了好一会儿,这才下了决心:“既然如此,那就先按照李主任的治疗思路制定治疗方案,在用药上面尽量考虑患者的例假情况,把危险度降到最低。“

    说着,方浩洋又看向方寒:“你去和患者家属沟通一下,虽然我们的治疗思路切合实际,但是也确实会发生一些不可控的因素,这一点必须和患者家属说明,避免到时候发生纠纷。”

    方寒苦涩的道:“行吧,我去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