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盛世女侯 > 第147章 她的真正意中人吗
    “姑娘,这些都是最好的料子了。但是擎王世子穿的都是宫廷所制。这些跟他身上穿的,还是比不得。”

    流衣瞧着时非晚此时那从未有过的怪异神情,眼眸眨了眨,却是只谈起了料子。

    “姑娘,擎王世子不是要送你回去么?怎么就走了?”

    麦丫这没心眼的却是直接问了句主子的事。

    “他有事。”时非晚倒也答了句。却是没急着去看那些布料,又问:“可有笔纸?”

    “姑娘我去问掌柜的借。”麦丫忙应。

    很快,她便领了笔墨纸砚前来。目光新奇的瞧着时非晚,替她磨起了墨,“姑娘这会儿要练字?”

    时非晚这次倒没答。提笔后,很快写下了一些东西来。麦丫本来下意识的就扭过头去看的。但时非晚提笔时,流衣便给她使了个眼色将她往后拉了。因此时非晚写了什么,两小丫头倒都不知。

    笔停时,时非晚抬头扫了一眼领着麦丫站离得远远的流衣,眸光一闪,直接将手中的东西折叠装进信封,递给她,道:

    “外边擎王世子送的那些人中,你挑一个,让他们拆开信封,按照这纸上我写的地址跟步骤行事,今晚天黑后,将徐凯带来我房间。”

    时非晚话中,竟是提到了“徐凯”的字眼。

    流衣吓了一跳,“啊?”

    这次她真以为自己听错了。

    “快去。”时非晚道。

    徐……徐凯?

    尽管知道丫鬟不应该过问主子的事,流衣也还是被这话狠狠惊了下。

    徐凯?

    那个“非礼”姑娘的徐家公子?他不是被那些土匪们带走了么?可还没传来消息擎王世子把他们全抓住了啊?

    姑娘让他的人带徐凯来,而且还是大半夜的要见他。这意思是……那徐凯?姑娘知道他被土匪们带去了哪里?

    或者说……他不会是就在姑娘的手里吧?不然哪里是说带就能带的?

    可这又怎么可能!除非那些土匪是姑娘的人。可他们偏偏又不可能是啊……

    “是,姑娘,我马上去。”

    流衣怔愣之后,只觉自己心跳加速了。她隐隐感觉到姑娘被劫走后的这几天,她的经历不单单只是做了个“人质”而已。这一句“带徐凯而来”实是又诡异又不可思议。流衣这会儿是怎么也想不通,可却还是遵照指示的转了身。

    “姑娘,擎王世子的人,会可靠吗?”只才迈开一步,她又转过头来,问。

    流衣看得出来,时非晚知道徐凯的下落,其过程以及此一结果,她都没有告知给岑隐。那么若让岑隐的人去办这些事……

    “可靠不可靠,让他们办此事,就能试出来了。”时非晚说。

    流衣听罢一怔。

    姑娘同样没将一些秘密在自己以及麦丫面前隐藏,她这该不会是因为完全信任,而是因……她同时对自己以及麦丫也存了试探之心吧……

    “姑娘,选这个,这个好看。”

    麦丫此时对二人的对话却是没听懂多少。流衣一走,她的注意力便只放在了那些布料之上。而这会时非晚的注意力终于放在了那些布料上,一边细看着一边吩咐道:“玉锦公子可是到了?”

    “砰砰砰……”

    这次是真巧合的,时非晚此话未完多久,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门口所站之人,正是玉锦!

    其实他到了这铺子有一段时间了。只是知岑隐在此后,心知不是时候,便才没来打搅时非晚。

    时非晚被赐婚给擎王世子的事,如今京都谁人不知。玉锦显然是个心细有分寸之人。

    “玉公子?”

    “是。”门外,玉锦应。

    时非晚闻声,这才对着麦丫扬了扬手。麦丫便转身开门去了。等门开,她自己却是退了出去。

    “草民见过慧安县主。”

    玉锦迈入时,正好见时非晚正细细翻看着摆放在桌上的一些布料。从他的角度,此刻只能瞧见她的侧颜。

    玉锦抬了抬头,望了一眼,眼波悄悄一阵流转过后,时非晚回过头时,他已是忙低下了头来,躬下了身去,行了个公子揖。

    时非晚如今也是有册封的。只他这一声“草民”唤出来,却是听不出半分卑微。观其容颜时,更是不见半分卑态。

    “公子想来是知道我想跟你谈什么,不必拘谨。”

    时非晚回了句便请玉锦入座。眸子却是再度转向了那些布料。

    “听说还有一些日子,擎王世子寿宴。县主可是在为他备寿礼?若是如此,我玉家的这些料子只怕是拿不出手。”

    玉锦再度抬头看了时非晚一眼,眸中再度涌起几缕异色。

    时非晚此时换了一身合身的贵女长裙。虽是素颜朝天却依旧难掩倾城色。想他初知她时,还是因家中为了攀附知州权贵,所以才“委曲求全”的愿意应了一个臭名远扬的阿鼻仕女。

    可如今不过数月,她却……

    “这倒是无妨,他身份尊贵,用的都是宫廷中最好的,我去哪里都弄不到比他自己身上更好的料子。依我身份而言,这已经足够了。”

    时非晚倒也随意回了句。再抬头时,已是见玉锦就坐在了她对面。

    他的手中捧着一本册子。时非晚抬头时,玉锦将册子拿出来推向了时非晚。这册子,正是时非晚上次交给他的那本商业策划。

    “擎王世子方才……”只玉锦却是没有直接谈此,他眨了眨眼,竟谈起了岑隐来,“他可是来寻你麻烦的。”

    “啊?”

    这话让时非晚一怔。

    但随后她很快便明白过来。岑隐当时一身冷气而来。且外人谁都觉得岑隐是不近女色的。更何况她时非晚的臭名实是不堪匹配于他,赐婚乃为皇上恶意。

    所以应是没有几人知岑隐是愿意娶她的。如今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落水后失踪这么些天……更伤及擎王府颜面了。

    方才岑隐寻来,玉锦会想着这不会是什么好事,倒才是正常的。

    “这……还好。”

    时非晚无心谈私事,已是忙绕到了她想谈的正题上,指了指桌上的册子,道:“这些东西公子应该已经看了,若是觉得不可行,我便拿走了。

    若觉得可行,那么,我要五成利。不过,我没银两,只有创意与策划,投入不了半分。而且,我不懂经商,所以也只能纸上谈兵,只有创意上的策划,怎么运营,你们得自己做更具体的策划。

    但即便是这样,这五成利,我想我也值得。公子意下如何?”

    时非晚很认真的谈着。只这话一完,对面玉锦却是好半晌没反应。

    直到时非晚实在不耐了时,才听到他突然的一句:

    “县主可是认真的?”

    “自然。”

    “那么,依县主看。你这个……”玉锦指了指桌上册子,“可以取得多大的成效。”

    “相助玉家,成为大楚富商入十甲之列。”

    “……”玉锦眯眼看了一眼时非晚,若有所思。

    时非晚也不急。从商不是慈善,玉锦自然需好好权衡。她只有一份创意书,其他什么都不做,却想直接拿五成盈利,这实像是狮子大张口。

    但时非晚觉得,基于她那些创意的空前性以及广泛性,这钱……她值。

    趁着这功夫,时非晚挑好了一套料子,喝完了一壶新上的茶。正当她想丢下一句“给公子三日慢慢斟酌”时,玉锦却是忽然地起身,道:“好。”

    “公子愿意?”

    “可以试试。”

    “三日,我会送一份更详细的给你。”

    时非晚听到这答复放下心来。已是抱着料子跟册子起了身来,竟是立马就留下了一句“告辞”,然后转身走了。

    这利落的劲儿,实让那还想说些其他的玉锦狠怔了下……

    ……

    “姑娘,事情办妥了。”

    时非晚推门后在门口瞧见了回来了的流衣。时非晚点点头,两丫鬟便抱过料子,结了帐。跟着时非晚一并离开了。

    跟在时非晚身后的八名护卫已经变成了七位。剩下的那人去办事只怕今晚上才会回来。时非晚骑上马,仍旧是朝向了白府的方向

    时非晚这会换了贵女穿着,颜色也是显眼的艳红。这次倒是招了不少人的注意。瞧其容颜时,群人纷纷惊奇起来,揣测起了她的身份。

    “嘶……”

    只是行了会儿,百姓们的惊论声中,忽然地,夹杂入了一道利箭传入空气的声音。

    那箭,竟是直接穿向了时非晚脑袋的方向。

    竟然,又是针对她的!

    “有刺客!保护县主!”

    只这一次,时非晚完全不用担心她的安危,同时也不用怕暴露武。随后的一名护卫已是拔出了一剑,一跃而起直接斩断了那空中之箭。

    利箭落地时,时非晚低头,却是见箭尖上插着一封信。

    “县主。”几名护卫去追踪箭来的方向了。剩下的一名却是将箭捡起,取下信封递给了时非晚。

    时非晚当即也有些讶。她以为应没人敢当街对着她行刺的。但拆开信一看,时非晚却是立马明白了:

    “蓝天?”

    “姑娘,是谁的信?”流衣也瞧出了方才那箭的目的其实就是为送这封信,倒不是为了刺杀时非晚。

    “沐熙!”时非晚目光落在了那最后的落笔上,眉头紧拧了起来……

    这位小公爷说,蓝天在他手上!

    蓝天?

    上次那位在茶宴上她跳宁安舞时,借给她剑,还给她伴奏的公子?

    上次宫宴,她一开始自己所剪的“意中人”剪纸形象,可就是这位蓝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