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杀剑诀 > 第228章 大好男儿
    血色气劲骤然消散,天怒剑在铁开山头顶戛然而止。

    柳若白眼中满是挣扎与不屈。

    在他灵魂深处,那个冷冰冰的声音恶狠狠道:杀了他。

    柳若白淡淡道:为什么?

    那个冷冰冰的声音轻哼道:剑下无情,这是对上古神兵最起码的尊重。

    柳若白轻笑道:天怒饮血,杀戮会让你变强,然后再吞噬掉我的灵魂,只可惜功亏一篑!

    那个冷冰冰的声音不服气道:方才若非有我相助,你未必能胜过他。

    柳若白淡淡道:那我也未必会败。

    ……

    铁开山缓缓睁开双眼,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只有在死亡边缘徘徊过,才能真正明白生命的可贵。

    他神色平静,随口问道:“你为何不杀我?”

    闻言,柳若白如梦方醒,淡淡道:“你当真想死吗?”

    铁开山轻叹一声,坦然道:“不想,却也不怕。”

    柳若白微微点头,淡淡道:“能否渡我过河?”

    铁开山莞尔一笑,朗声道:“开船!”

    一声令下,扬帆起锚。

    不多时,大船缓缓地驶出了码头。

    天怒剑已然入鞘。

    铁开山躺在甲板上,静静地仰望着天空。

    这是第一次,他的内心十分平静。

    他变了。

    柳若白坐在船头,静静地凝视着水面,若有所思。

    他克服了心魔,拥有了短暂的安宁。

    没有了痛苦与煎熬,就这样静静地呆着,他已知足。

    铁中棠抱着三坛酒,来到船头,随意坐下。他将一坛酒放在铁开山身前,又将第二坛酒放在柳若白身前。

    之后,他随手拍开第三坛酒的泥封,继而举过头顶,大口地喝了起来。

    铁开山没有动。

    柳若白拿起酒坛,拍开泥封,仰头就喝了一大口。

    铁中棠用衣袖拭去了嘴边的酒渍,随口问道:“柳少侠就不怕酒里有毒吗?”

    柳若白淡淡道:“就算有毒,我也不怕。”

    铁中棠自嘲一笑,缓缓道:“江湖传言,天剑山庄少庄主曾化名莫已闲,医术出神入化。不知可有此事?”

    柳若白只是莞尔一笑,并未开口。

    这也是一种回答。

    铁中棠若有所悟,又问道:“江湖还有传言,天怒劫降临,柳少侠化身铁血魔头,天怒饮血,滥杀无辜。敢问柳少侠,可有此事?”

    柳若白轻笑一声,反问道:“若是我说没有,你信吗?”

    铁中棠毫不迟疑道:“信。”

    柳若白微微一愣,缓缓道:“天怒劫是真,天怒饮血亦是真,我也杀人不少人,却从未滥杀无辜。不过,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铁中棠似乎想到了什么,沉吟道:“一定是有人在故意陷害柳少侠。”

    柳若白轻叹道:“若果真如此,那这人行事简直天衣无缝!”

    铁中棠沉声道:“柳少侠可否说来听听?”

    柳若白苦笑道:“真不知该从何说起。”

    铁中棠道:“那柳少侠不妨说说,哪些人是你所杀,哪些人不是?”

    柳若白淡然一笑,随口道:“那个村庄之人非我所杀;洛阳金刀张胜、河间大侠秋明镜、黄河剑客苏东海、铁胆无情樊无期四人是我所杀;至于丐帮刑堂堂主傅青主,只是身负重伤,非我所杀;翠云峰连云寨是我所灭;枫树林那二十一人非我所杀;昆仑二老是我所杀;四方镖局之人非我所杀。”

    话音方落,他愣住了。

    他明明已忘记一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这时,那个冷冰冰的声音没好气道:这是我的记忆。

    柳若白这才释然。

    闻言,铁中棠眉头紧皱,沉吟道:“真真假假,扑朔迷离,这谁能分得清呢?但据我所知,天怒饮血,所杀之人尸身与众不同,别人又如何能做到呢?”

    柳若白淡淡道:“或许有第三种饮血神兵存在。”

    铁中棠微微一愣,随口问道:“第三种?”

    柳若白随口道:“世人皆知,西域魔刀亦可如此。”

    当然,这种嫁祸于人之事,西域魔教少主根本不会去做,也不耻去做。

    铁中棠微微点头,轻叹道:“连尸身也一样,那柳少侠当真是百口莫辩!”

    柳若白淡淡道:“我也从未打算辩解。”

    就算是嫁祸,那也天衣无缝,解释也是徒劳。

    当然,若是能找到第三种饮血神兵,就会有转机。

    铁中棠微微点头,心照不宣。

    既然如此,那就不必解释。

    你若拔刀相向,我便以死相拼。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江湖从来不缺热血,那就让热血洒尽。

    或者,我死。

    这时,铁开山坐起身来,拿起酒坛,拍开泥封,大口地喝了起来。

    烈酒进入口中,胸中豪气上涌。

    烈酒洒在脸上,酣畅淋漓。

    烈酒湿透了衣襟,痛快!

    一口气,一坛酒见底。

    铁开山随手用衣袖拭去了嘴边的酒渍,继而望向柳若白,目光诚恳而坚定。他朗声道:“柳少侠,我信你!”

    柳若白微微点头,随即举起酒坛,大口地喝了起来。

    铁中棠不甘落后,也举起酒坛,大口地喝了起来。

    同样,一口气,两坛酒见底。

    酒逢知己千杯少。

    一切尽在不言中。

    铁开山朗声道:“再拿三坛酒来!”

    他们喝酒。

    他们放声大笑,肆无忌惮。

    不知不觉中,大船缓缓地驶入了码头。

    铁开山神情肃穆,朝柳若白微一抱拳,沉声道:“铁某是个粗人,若柳少侠不弃,交个朋友如何?”

    柳若白淡然一笑,飞身跃下大船,翩然而去。

    铁开山不明所以,喃喃道:“这算什么?”

    铁中棠淡笑道:“在帮主饮下第一坛酒时,柳少侠就已视帮主为知己了。”

    一听此言,铁开山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却嘟囔道:“读书人就是矫情,连句话都懒得说。”

    铁开山微微摇头,笑而不语。

    风陵渡,黄河帮分舵。

    燕山、蒙甜与石破天三人刚来到门口。

    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公子已迎了出来,正是黄河帮少主凌无双。

    燕山喜出望外,直言道:“凌兄弟,我要过河。”

    凌无双淡笑道:“三位请随我来。”

    黄河边,十二条壮汉抬着一条船,走入水中。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无需多言,燕山已明白一切。

    他望向凌无双,目光中流露出感激之色,抱拳道:“凌兄弟有心了。”

    凌无双淡然一笑,随口道:“我送三位过河。”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