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穿越小说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003喝酒
刘备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奇,忙问道:“原来是高司马,在下这厢有礼了。只是,我等率部前来,并未先向卢公通报,不知道卢公何以知晓我弟兄要来?”

    高飞道:“来者是客,更何况刘英雄又组织了三百乡勇前来助战,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何况刘英雄又是汉室贵胄呢!”

    “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俺们之前并未见过你,你怎么对俺大哥的底细知道一清二楚?”张飞瞪大了他的眼睛,伸手抓住了高飞的胸前的衣襟,大声喝问道。

    “三弟不得无礼,退下!”刘备喝斥道。

    “哼!”张飞松开了高飞,退后了两步,眼睛却始终紧紧地盯着高飞。

    “高大人,我三弟的脾气向来如此,还请大人勿怪,原谅我三弟的冒犯!”刘备赔礼道。

    高飞呵呵笑了笑,摆手道:“不妨事,三位桃园三结义,在幽州又力战黄巾,击退了贼军数万,此事早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所以我才知道,还请刘英雄不要见怪!”

    “嘿嘿,原来你也听说了,俺一矛便在那贼首的身上戳了一个窟窿,吓得其余贼兵都不敢近前……没想到这事传的那么快,比俺老张跑的还快。高大人要是早说这事,刚才俺老张就不会对你生疑了,多有得罪之处,还请高大人见谅!”张飞将手中长矛插在了地上,抱拳向着高飞微微一拜,憨厚地笑道。

    高飞道:“不妨事,三位英雄远道而来,卢公也正在营中,不如就跟随我一起去见卢公吧。卢公要是得知三位英雄前来相助,必然会十分欣喜。”

    刘备欠身道:“备一介布衣,英雄两字实不敢当,大人只管叫我玄德即可。”

    “那好吧!你的年纪比我的大,我就叫你一声玄德兄吧。玄德兄,请引兵入营吧!”

    刘备再次欠身道:“大人在此稍候,我等弟兄去将兵而来。”

    高飞道:“恩,我在营寨门口等候玄德兄。”

    当下分开,刘备、关羽、张飞转身回去,骑上马驰回自己所带乡勇停留的位置。

    “大哥,没想到官军之中还有如此爽快之人,此人堪交!”一直没有发话的关羽微微地动了动嘴唇,便吐出了一句话。

    张飞嘿嘿笑道:“是啊大哥,俺老张也喜欢这人,比俺见过的有官职的人都爽快多了,而且还没有当官的架子。”

    “二位贤弟说的是,只是这人张口便说出了我的身世,而且我等在幽州破黄巾贼一事,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就算有人知道,也绝对不会那么快就传到了这里。此人见我三人到来,似乎对我三人颇为熟悉,细细想来,此人却有颇多不合情理之处……”

    张飞撇了撇嘴,大咧咧地道:“大哥就是多心,俺看这个高大人就很不错嘛……”

    “三弟,听大哥的,进入营寨之后,一切都需要收敛一点。卢公乃大哥恩师,你千万不可在卢公面前造次!”关羽看到刘备紧锁眉头,便急忙说道。

    张飞叫嚷道:“知道了知道了,二哥越来越啰嗦了,进去之后,大不了俺装聋作哑,总可以了吧?”

    关羽道:“作哑可以,装聋就不可,须仔细聆听卢公教诲!”

    “知道了。”张飞不耐烦地道,“大哥,你看高大人已经在寨门边等候了,咱们赶紧过去吧!”

    刘备点了点头,将手朝前面一招,喝道:“全军随我入营!”

    进了大营,高飞让卢横带着那三百乡勇去暂时歇息,他则带着刘备、关羽、张飞三个人径直朝中军主帐而去。

    到了中军主帐,高飞对刘备、关羽、张飞道:“三位在此稍等,容我进去禀报一声。”

    刘备、关羽、张飞都一起向着高飞抱拳道:“有劳了!”

    高飞大踏步地进了营帐,见卢植正在看着地图,他还没有开口,便听卢植先道:“子羽啊?你来的正好,左军司马已经战死了,其部下一千骑兵暂时由本将统领,如今你的部下所剩无几,本将想让你统领这支骑兵,你可愿意?”

    高飞抱拳道:“多谢大人厚爱,末将感激不尽!大人,帐外来了三位好汉,为首者叫刘备,说是大人学生,并且带来了三百乡勇,欲助我军迎战贼兵……”

    “玄德?他在帐外?快让他进来!”卢植脸上露出了吃惊的样子,未等高飞说完,便打断了高飞的话。

    高飞“诺”了一声,便走出了大帐,向着刘备、关羽、张飞三个人拜道:“三位,卢公要见你们,请随我来!”

    刘备、关羽、张飞三个人随着高飞进了大帐,一起向着卢植拜道:“参见大人!”

    卢植看到刘备时,表情并没有显得十分欣喜,反而十分的平淡,看了刘备一眼,缓缓地地道:“玄德,你怎么来了?”

    “学生一听说大人与贼首张角相距于广宗,便急忙从幽州赶来,虽然所带乡勇才三百人,但也希望能够替大人出一份力。”

    卢植笑了笑,看了一眼刘备身后的关羽和张飞,道:“这两位壮士是?”

    刘备道:“大人,这两位是学生的结义兄弟,二弟关羽,字云长。三弟张飞,字翼德。。关羽、张飞都有万夫不当之勇,特前来为卢公效力。二弟、三弟还不快拜见卢公!”

    关羽、张飞两个人当即躬身拜道:“拜见卢公!”

    卢植呵呵地笑了两声,从身边将高飞拉了过来,欢喜地道:“两位壮士免礼,这位是本将的前军司马高飞高子羽,也是本将军中不可多得一员大将,冲锋陷阵,驰骋沙场,也可以说是万夫莫敌啊!”

    刘备、关羽、张飞三个人听后,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高飞,三人心中均想:“原来此人在卢公心中如此重要。”

    高飞听到卢植如此说他,他脸上一囧,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除了知道他自己是个颇有勇力的小将之外,至于到底是不是能和关羽、张飞相提并论,那就互相切磋了才知道。

    “玄德啊,本将已经将贼军尽数围在了广宗,再过两天就要对广宗发起进攻了。如今我军中人才济济,并无闲职,像你这样的人才,留在我这里只怕有点委屈了。如今中郎将皇甫嵩正与贼军战于颍川,手下缺少精兵良将,我资助你一千官军,你去颍川建立功勋吧!”

    高飞一听这话,心中一惊,印象中卢植是刘备的老师,按理说两个人的交情匪浅。可是卢植的话语中分明是有逐客之意,他见刘备面无表情,关羽、张飞二人的微微现出了怒色,当即抱拳道:“大人,刘备、关羽、张飞三人都是世之英雄,如果此次攻打广宗能得到他们三人相助,必然能够事半功倍,还请大人三思啊!”

    张飞怒火中烧,当即大声叫道:“哼!你这个老头好不解风情,俺大哥带着俺们远道而来,你不留下俺们也就算了,还把俺们往外赶……”

    “三弟住口,不得对卢公无礼!”刘备急忙挡在了张飞的身前,大声呵斥道。

    “哪里来的野汉子,居然敢在这里撒野?刘备,你就是这样教导令弟的吗?”卢植“啪”的一声拍响了面前的桌案,大声喝问道。

    “大人息怒,我三弟翼德脾气火爆,不想冒犯了大人。我教导无方,还请大人责罚。”刘备抱拳说道。

    高飞见状,也抱拳道:“大人,念在这位张翼德是个白身,不懂得军中规矩,还请大人法外开恩。”

    “三弟,快向卢公赔礼!”关羽拉了一下张飞的衣角,小声说道,“别让大哥为难,快点!”

    张飞脸上没有好气,做做样子抱拳道:“俺冒犯大人,此事与俺大哥、二哥没有任何关系,大人要责罚的话,就请责罚俺吧。”

    “大人,念在他们率领乡勇前来助战,也是一番好意,如果大人因为一句话而责罚了这位张翼德,日后传了传了出来,对大人名声大有损伤。如今末将部下大多战死,正缺少像刘、关、张这样的人,不如大人就留下他们三人,助末将一臂之力。”高飞急忙说道。

    卢植想了想,觉得高飞的话有理,便道:“那就依照你的意思,暂时编入到你的部下,由你负责统领,两日后大军攻城。”

    高飞抱拳道:“末将遵命!”

    刘备、关羽拉着张飞,三个人一起抱拳道:“多谢大人成全!”

    卢植摆摆手,道:“好了,你们先下去吧,本将还有许多公务要处理。”

    “诺!末将告退!”高飞缓缓地退出了营帐。

    “我等告退!”刘备、关羽、张飞三个人齐声答道。

    四个人一起出了营帐,高飞便道:“三位,这眼看就要到午时了,不如由我做东,请三位哥哥喝酒如何?”

    张飞正在气头上,一听到喝酒,两只眼睛里便冒出了绿光,搓了搓手,欢喜地道:“好!俺老张已经好多天没有喝酒了,既然高大人想请,那俺老张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高飞见刘备面无表情,便问道:“玄德兄不一起来嘛?”

    张飞一把搂住了刘备,大声笑道:“去,怎么不去,有人请吃酒,我们兄弟当然要一起去!”

    刘备微微点了点头,欠身道:“高大人盛情邀请,备,怎好推辞?”

    关羽没有说话,见高飞拉着刘备的手走了,便也跟了过去。

    高飞笑了笑,道:“请跟我来!”

    四个人一起回到了高飞所住的营帐,高飞唤来了卢横,得知他已经将刘备带来的三百乡勇安置妥当,便开口说道:“去弄些酒肉来,我要和三位好汉好好喝上一番。”

    卢横“诺”了一声便出去了。

    “刚才的事情,谢谢高大人了。”刘备欠身抱拳道。

    高飞道:“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只是,卢公似乎对玄德兄颇有意见,是不是你们之间曾有过嫌隙?”

    刘备叹了一口气,说道:“哎!说来话长。”

    高飞道:“那就长话短说。”

    刘备道:“我早年曾经求学于卢公,但是我生性驽钝,加上年少贪玩,致使我学业荒废,并且影响到其他人,卢公一气之下,便将我赶了回去。我在卢公心中不过是个成不了大事的废人而已……”

    “这倒未必,如今黄巾贼起,正是男儿建功立业的好机会,既然你已经留在了官军之中,只要平定了黄巾贼,必然会得到一官半职。玄德兄不必懊恼,以后只要你们跟着我,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三位的。”高飞道。

    此话一出,刘备、关羽、张飞三个人都面面相觑,良久没有出声。

    “高大人言重了,我等兄弟三人俱皆白身,但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等便组建乡勇,讨伐叛逆,只是为了上顺朝廷,下安黎民,别无其他。”刘备看着高飞期待的目光,便急忙道。

    高飞听出了刘备的话外之音,是不想为其所用。想想也是,刘备何许人也,三国之一蜀汉的开国皇帝,如果没有雄心壮志,又怎么能开辟蜀汉霸业?他只轻轻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这时,卢横端上来了酒肉。高飞对卢横道:“好生安顿那些乡勇,我与三位好汉在此喝酒,不许任何人打扰。”

    “是大人,属下这就去办。”卢横欠身走了出去。

    高飞、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对圆而坐,高飞分别给关羽、张飞倒了一碗酒,然后举起酒碗,朗声说道:“三位好汉,我刚才只是随口一说,以玄德兄之雄心壮志,必然不会屈尊在高某之下,权当是一句戏言吧。茫茫人海中我们能在此相聚,也是一种缘分。来来来,为了这种缘分,我们满饮此杯!”

    张飞听到这话,感受到了这略微僵硬的气氛,看了看面前比他手掌还小的酒碗,便嘟囔道:“高大人好生小气,给俺用这么小的酒碗,是怕俺喝穷了大人吗?”

    “三弟!”刘备听张飞的毛病又犯了,便轻喝了一声。

    张飞道:“大哥,高大人又不是外人,何必讲那么多繁文缛节?高大人,俺的酒量大,俺用坛子喝,你没意见吧?”

    “哈哈哈,翼德兄海量,请随便喝,自家兄弟不必拘礼,翼德兄能喝多少,小弟这里就管你多少。”

    张飞嘿嘿笑了一声,抱起身边的那一坛子酒,便咕嘟咕嘟的喝了三口,笑着说道:“这官军的酒也不怎么好喝吗,俺感觉还不如俺老张自己酿的酒呢!二哥,你尝尝,看看是不是还不如俺酿的酒?”

    关羽比张飞要显得沉稳的多,他见张飞那样子,便无奈地摇了摇头,举起了面前的酒碗,与高飞砰了一下,朗声说道:“高大人,我三弟性子直爽,人也就是这个脾气,要是有冒犯之处,还请大人见谅。”

    高飞脸上露出了不喜,将手中酒碗放在了一边,嘴里嘟囔道:“云长兄莫非是看不起在下,不愿意和在下称兄道弟?”

    关羽道:“这……高大人别误会,关某绝非此等意思……”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就请云长兄以后别再说见外的话了,我高飞能有幸结识三位好汉,已经是三生有幸。我以心相交,难道云长兄还对在下有所疑虑吗?”

    刘备急忙辩解道:“这个……大人请不要误会,我二弟绝无此意,只是大人始终是大人……”

    “这里没有外人,小弟还请三位兄长不要拘礼,以后当着众人的面,我是你们的大人,可是私下里,三位兄长就不要叫我什么大人了,要不显得太过见外了。”

    张飞点了点头,“唔”了一声,对刘备、关羽道:“二位哥哥,既然是兄弟,那就大块吃肉,大碗喝酒,高大人既然不介意,咱们又何必在意呢?高大人……不,高贤弟,来,俺与你喝一个!”

    关羽索性也放开了怀,同时举杯道:“三弟,高贤弟,来,哥哥与你们一起满饮此杯!”

    刘备也一起举起了手中的酒杯,笑道:“来,大家兄弟,一起举杯!”

    高飞欢喜地道:“三位兄长,干杯!”

    三个人在营帐中喝了许久,张飞喝的最多,连续喝了三坛子酒,关羽喝了两坛子半,刘备喝了一坛子,高飞只喝了三碗,虽然酒量小,但是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却都没有介意,而是开怀畅饮,直到喝的醉醺醺地,倒在了高飞的营帐里。

    高飞还很清醒,三碗古代的低酒精度数的酒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看到醉倒在自己帐篷里的刘备、关羽、张飞,他自言自语地道:“如果我能将这三位英雄收为己用,也许历史的进程就会被改写,三国的局面或许就不会出现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大人,左营一千骑兵奉命前来归大人调遣!”卢横在帐外朗声说道。

    “来的好快啊!”高飞站起了身子,拉开卷帘,走出了营帐,对帐外的卢横道,“走,带我去看看!”

    卢横带着高飞来到了营寨中的一处空旷的校场上,一千骑兵全部集结在了那里,等候高飞的调遣。

    高飞有史以来第一次指挥这么多人,突然给了你一千人,让你去打仗,让谁也都会觉得生疏。但是好在高飞平时爱玩个游戏,翻阅军史类的书籍,关于行军布阵,攻城略地,还是略懂一二的。一千人虽然不多,可是当你真正的站在点将台上俯瞰着那一千人的时候,你就会发现眼皮子下面都是密密麻麻的,不能身临其境,恐怕无法体会的到那种壮观。

    高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叫来了军中的长官,大致地混了一个脸熟,然后就让他们各自操练了。他自己则坐在点将台上兀自观看,尽量让自己多熟悉熟悉骑兵的运作。不知不觉,已经是黄昏了,他想起了酒醉的刘备、关羽、张飞,当即便解散了部众,迈步朝自己的营地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