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岭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鹅岭小说 > 秦功 > 第六百零五章:除叛将,平内乱。

第六百零五章:除叛将,平内乱。

第六百零五章:除叛将,平内乱。 (第1/2页)

夜色下。
  
  在钟离一族的府邸中,钟离川、钟离郝二人,正跪坐在木桌后,与族中长辈,还有钟吾城内的其他士族,饮酒交谈。
  
  宽大的正堂之中,十个楚国艺女在翩翩起舞,让正堂两旁一个个木桌后的绸衣男子,一边左右搂着美人,一面醉醺醺的笑看舞蹈,别提多享受。
  
  钟离氏并非只圈养有这十个艺女,韩国艺女、魏国艺女,赵国歌姬,燕国女子,钟离氏全都在府邸内有圈养。
  
  毫不夸张的说,方圆百里,世人皆知,美人皆在钟吾城,又以钟离氏为最。
  
  “诸位,请!”
  
  钟离郝再次举起酒杯,在正堂四周上百盏烛灯下,目光扫视着众人,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曾经被排挤出钟离氏,在外东奔西走,不断的结交好友。
  
  为的,不就是这一天?
  
  在昔日白衍的帮助下,钟离郝已经与钟离川,成功的取代钟离氏一族,眼前府邸中的一切,城内无数商铺、酒楼,城外田耕土地,如今,全都是他们兄弟二人的。
  
  日入千金,荣华富贵,人生无憾矣!
  
  “请!”
  
  “请!!”
  
  正堂内,其他士族男子,还有少数几名士人、游侠,看着钟离郝举起酒杯,也纷纷举杯回应,一脸笑意。
  
  那些游侠、门客很早便结识钟离郝,如今钟离郝成为钟离氏的家主,他们眼下也能来到这里,好好享受,看看身旁的美人,娇柔如玉,这哪里是外面的女子能比的,就连酒楼内的女子,都未必能比得上。
  
  饮酒间,忽然一名仆从急匆匆的来到钟离郝身旁,让钟离郝微微皱眉,毕竟兴起之时,谁都不想被打扰。
  
  然而当听到仆从在耳边说出来的话,钟离郝瞳孔一怔,微红带着丝许醉意的脸庞,瞬间清醒过来。
  
  “诸位,且在此饮酒,郝,失陪片刻!”
  
  钟离郝连忙起身,对着众人拱手说道,随后来不及与长辈解释,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急匆匆的离开正堂。
  
  漆黑的夜色下。
  
  钟离郝乘坐着马车,在冷风之中,飞快的在街道上行驶,钟离郝时不时还掀开布盖,神色有些慌张的看着外边。
  
  许久后,当马车来到城门城头上,钟离郝方才急匆匆的走下马车,一名秦国士卒似乎早已经等候多时,看到钟离郝,便带着钟离郝,走上城头。
  
  城道中,当钟离郝跟着秦军士卒一路走到一名秦军将领面前,看到将领身旁的少年背影时,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郝,拜见将军!”
  
  钟离郝抬起手,对着白衍拱手打礼。
  
  深夜下的寒风拂过,让人不禁打了一个颤抖,特别是城外的大雪,都尚未完全消融,不过这些对于钟离郝而言,完全比不上在此时,看到白衍站在自己面前,让钟离郝背后泛起的冷意。
  
  白衍不是在遂阳城,与楚军项燕交战吗?为何会突然来到钟吾城这里,还在深夜下,急匆匆的让他过来,还嘱咐他不要声张。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
  
  钟离郝十分疑惑,在经历彭伯的事情后,钟离郝每次看到白衍,都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特别是班定的死,白衍根本没有动手,便让背叛白衍的班定,被活生生的碎尸,后被拿去喂犬。
  
  “郝君子!”
  
  白衍转过身,在众多火把下,转身看着钟离郝,拱手还礼。
  
  礼毕后,隔着三四步,白衍都能闻到钟离郝身上传来的少许酒味,不过对此白衍自然也不介意,这大冷天的,温酒烤炉,人生没事。
  
  钟离郝又不是领兵之将,更不是官吏,身为士族之人,自然没有繁琐的事务忙身。
  
  “将军,此地风寒,不如将军与鸠都尉,随郝回钟离氏,郝备以薄酒暖玉,为二位将军驱寒!若有吩咐,郝定不辞!”
  
  钟离郝看着白衍的目光,连忙解释道,随后看向白衍身旁的鸠。
  
  在钟吾城,比起守将枞将军,鸠将军让人更难接触,这段时日,钟离郝没少宴请枞、鸠这两个将军,但每次都是鸠,极少赴宴。
  
  没什么事情,鸠基本都在忙着处理要事。
  
  “郝君子美意,白衍心领,眼下白衍还望郝君子能借一处府邸宝地一用!”
  
  白衍看着钟离郝望过来,眼色中满是期待,哪里不知道何为暖玉,在婉拒钟离郝后,便直言来意。
  
  “借府邸?有!城内府邸众多,将军不管需要何处,郝便能立即让家仆婢女,前去伺候将军!”
  
  钟离郝听着白衍的话,有些诧异,但既然白衍开口,钟离郝自然还是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在钟吾城,钟离氏的府邸不少,只要白衍想要,眼下便能安排。
  
  “婢女不用!倒是要借一些人……”
  
  白衍听到钟离郝的话,笑着说道,随后与鸠对视一眼,目光再次看向疑惑的钟离郝。
  
  深夜。
  
  在守将的府邸里,枞正在处理着事情,与其他将军不同,卸下衣甲的枞,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年迁至,根本看不出丝毫常年戎马的气势,这倒也不能怪枞,让他持剑伤人自然是会,但是说起武艺,枞甚至未必能比一些孔武有力的武夫。
  
  木桌前,枞看着手中的竹简,一只手搓了搓自己的胡须,那略微圆滑的脸上,眼神突然露出丝许笑意。
  
  这时候安静的书房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何人?”
  
  枞整个人都被声音给惊呆住,连忙收起手中的竹简,起身放在木架上。
  
  “将军,鸠都尉有事要找将军!”
  
  房门外传来亲信的禀报。
  
  枞闻言有些皱眉,不知道鸠为何深夜,还要来府邸这里寻找他,莫非出了什么事情?
  
  “带人进来!”
  
  枞拿着一卷寻常的竹简,回到木桌后,跪坐下来说道。
  
  没多久,房门推开,枞便看到鸠穿着衣甲,一脸阴郁的走进书房。
  
  “将军深夜不曾休息,匆匆来此,可是有事?”
  
  枞不解的看向鸠,起身对着鸠拱手打礼道。
  
  对于鸠,枞的爵位虽然高一些,但以往二人交流,枞都是十分客气,毕竟鸠不仅仅是秦国将领,更是白衍的心腹部将,麾下铁骑士卒也皆是精锐。
  
  “又出人命了!”
  
  鸠紧锁着眉头,随后拱手看向枞,在枞疑惑的目光中,把事情说出来。
  
  “钟离郝把余氏余紧之妻,掳掠回钟离氏,还命人将余紧打得奄奄一息,如今余氏正在哀求着钟离郝放过余紧!”
  
  鸠说完后,便看向枞。
  
  往日里钟离郝可没少宴请枞去府邸饮酒作乐,毫不夸张的说,来到钟吾城后,枞在钟离氏过夜的次数,要远比在城守府居住的次数多。
  
  也就是这两日不知何原因,忙着处理事务,方才没有去。
  
  “啊?余紧之妻?”
  
  枞听到鸠的话,脸色满是诧异,此时枞哪里还听不出,这是要让他自己决定,毕竟钟离氏是钟吾城第一大族,而枞没少去钟离氏饮酒,至于那余紧之妻……
  
  枞脑海里不由得浮现,昔日在余府见到的那个美人,也是这段时日以来一直念念不忘的女子。
  
  “吾去见钟离郝!”
  
  枞犹豫两息,还是决定眼下去见钟离郝,于是看向鸠一眼后,便朝着房间外走去。
  
  此时在枞心里,也大概猜测到,定是他这两日不去钟离氏,导致钟离郝担心他是厌倦钟离氏里面的美人,这才想着替他把余紧之妻掳去钟离氏,此举恶名钟离郝背,而好处则让他享。
  
  想到这里,对于钟离郝的讨好之意,枞自然也十分受用,但更多的还是无奈,眼下实在不合时宜。
  
  原本他也是打算待过两日,楚将景骐以及昌文君率领楚国大军抵达钟吾城,等他归降楚国后,再去强要余紧之妻,不曾想,这两日没去钟离氏,无意间让钟离郝动了其他念想。
  
  最多不过两日,景骐便会与昌文君率领楚军抵达,一直以来他都顾着在钟离氏府邸享乐,很多事情都还没来及处理,特别是有鸠在钟吾城,既然决定降楚,在楚国享受荣华富贵,那么就要在景骐领兵抵达之时,杀掉鸠,打开城门策应楚军入城。
  
  这时候,实在腾不出手,也不敢在这时候,让钟吾城再出什么乱子,万一没有杀掉鸠还有其部将、士卒,到时候有个意外,那就不好交代。
  
  城守府邸内。
  
  一名名枞的亲信手持火把,跟着枞以及鸠离开,而就在枞等人离开不久,突然一名名铁骑将士在夜色下来到府邸门前。
  
  “让开!”
  
  为首的将领看着看守大门的几名秦军士卒,开口说道。
  
  “将军不在,有何事要见将军?”
  
  看守大门的秦卒看着铁骑将领,皱眉说道,枞将军方才离开这里,怎么今晚那么多事,要来找将军。
  
  “奉白将军之令!要进入府邸拿东西!”
  
  铁骑将领从腰间取出一块将印,交给守卒将领。
  
  守卒将领听到是白衍命人过来的,心头一惊,表情有些错愕,白衍何时来到钟吾城,怎么他不知道,而且从未听到将军说过。
  
  当看着眼前这些铁骑将士,是趁着将军不在之际来到这里,瞬间,这名守卒将领便想到什么。
  
  然而守卒将领眼神方才变化,还没等说话,便已经被铁骑将领看穿,一瞬间,伸手便拔出秦剑,身后的一个个铁骑将士,也纷纷拔剑。
  
  那些守门的秦卒甚至还没来得及拔剑出鞘,瞬间便看到一把把秦剑砍来。
  
  一个个秦卒看到剑刃,都本能的抬手抵挡,伴随着剧痛,随后便被一个个铁骑士卒踹倒在地,紧接着便被乱刀砍杀。
  
  “别动!”
  
  铁骑将领一脸冷漠的看着守卒将领,当看到其身后的将士,都已经杀了那些士卒,便把秦剑放在将领的腰间,挑落其腰间的秦剑。
  
  铁骑将领对着身后夜色做了一个手势后,几息后,随着密集的脚步声,一名名铁骑将士纷纷从府邸大门走进去。
  
  “尔等想作何?叛秦不成?”
  
  守卒将领看到这一幕,面色满是慌乱,脸色浮现一丝丝苍白。
  
  然而铁骑将领根本懒得回答,将军白衍才是主将,他十分清楚,若是自己将军要背叛秦国,怎会还有眼前之事,别说这里人,就是整个天下,都要震动。
  
  另一边。
  
  在钟离氏的其中一座府邸中。
  
  深夜之中,枞与鸠二人,带着一名名秦卒来到府邸门前。
  
  一名秦卒上前敲了敲大门,没一会,便见到钟离郝的家仆出来,枞多日在钟离氏的府邸享乐,对于这名老奴自然不陌生,知晓是其心腹。
  
  见状,也清楚钟离郝就在这座府邸内。
  
  在家仆的带领下,枞与鸠,带着一众秦卒进入府邸内,而在府邸大门看门的两个年轻男子,看到鸠的眼色,隐晦的点点头,在枞带着一众秦卒进入府邸后,便探头看了外面一眼,滚上府邸大门。
  
  而漆黑的夜色下。
  
  就在府邸大门内,安静的气氛中,方才枞走过的地方,一个个布衣男子从一旁走出来,手里全都拿着锋利的剑刃。
  
  院子内。
  
  枞走着走着,突然有些感觉不对劲,但也说不上来,而等顺着走廊路过一个院子之时,枞突然停下脚步。
  
  不对!以往去钟离氏,何时不是家仆、奴婢到处都是,数都数不过来,此前他还感慨,钟离氏别说圈养的美人,就是那些奴婢都一个个模样俊俏。
  
  怎么此时来到这府邸内,一直走到院子,沿路都没有看到一个侍女。
  
  “鸠将军,不对劲!”
  
  枞停下脚步,抬头看着鸠说道,但眼下,枞也说不上来。
  
  枞不相信钟离郝对他如何,毕竟他可是秦国将军,就是钟离氏有数千私兵,那也绝不敢在这时候对他下手,况且若是钟离氏害怕秦军兵败,暗地里已经投靠楚国,那楚将景骐以及昌文君,不可能不会告知钟离郝才对,就更不可能害他。
  
  到底怎么回事?
  
  枞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多想,但去过钟离氏夜夜箫歌的枞,又十分肯定,府邸内,绝不可能没有侍女、奴仆才是,这不符合枞对钟离氏的感官。
  
  看着安静的四周,看着不远处一个个空空荡荡,安安静静的走廊,又望着其他房屋外一个人影都没有。
  
  “鸠将军!!!”
  
  枞回过头,这才发现鸠与那个老奴,似乎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依旧朝着前方走,这让枞皱起眉头。
  
  “鸠将军!”
  
  枞眉头紧锁,再次开口喊了一声,在安静的夜色下,除去身旁亲信手中的火把那微弱的燃烧声,声音十分明亮。
  
  然而就是这样,在枞还有一众秦卒的目光中,鸠与那老奴,似乎依旧没有听到一般,越走越远,这一幕让秦卒们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唯有枞在正准备开口之际,突然反应过来,想到什么,瞳孔满是惊恐。
  
  “不好!快,快走!!!”
  
  已经很多日都没有穿戴衣甲的枞,有因匆忙来此,身上穿着自然是绸衣,而正当枞一脸慌张的转过身,准备先离开府邸之时,突然看到,方才走来的地方,一个个身穿布衣的男子,手持利剑不断涌出来。
  
  看到这一幕,枞背后满是冷汗,转头看向其他地方,这时候也发现,原本安静的四周,突然涌出密密麻麻的男子,而所有人无一例外,手中全都拿着利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灯花笑 黄昏分界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最终神职 这个巫师他就不科学 主角抢我未婚妻,我反手偷他家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经营民宿,开局接待武松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