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岭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鹅岭小说 > 修仙:我能在诸天轮回 > 201、八极仙命【仙眷】,上仙赐命,轮回有名(5k大章)

201、八极仙命【仙眷】,上仙赐命,轮回有名(5k大章)

201、八极仙命【仙眷】,上仙赐命,轮回有名(5k大章) (第1/2页)

南宫老祖的偷袭,比徐行说的话,还要快上数倍。
  
  等敖霖听到徐行让南宫老祖偷袭他的时候,他的腹心处已经多出了一柄碧绿小剑。
  
  这把碧绿小剑很突兀的穿过了敖霖所穿的金衣。
  
  「怎么可能…」
  
  敖霖惊愕的不是南宫老祖的偷袭,而是这塑命境圣者的金衣竟成了一个摆设。
  
  没拦住这碧绿小剑。
  
  「是气息……」
  
  「你用秘法骗过了这圣者金衣?」
  
  敖霖大怒。
  
  他略感知了一下碧绿小剑上的气息,顿时发觉,这碧绿小剑的气息,与他身上的气息一模一样。
  
  换言之,圣者金衣之所以没有挡住碧绿小剑。
  
  是因为圣者金衣误以为这碧绿小剑是他的法宝。
  
  「蛇蝎毒妇…」
  
  敖霖恨得牙痒痒。
  
  他知道此时他栽在哪里了。
  
  他不止一次和南宫老祖春风一度,同修燕好。
  
  两人双修时,气息相融。
  
  所以南宫老祖的这一次偷袭,才会如此轻松得手。
  
  但没敖霖懊悔的时间了。
  
  在碧绿小剑建功后,徐行一边催动飞仙紫府压制敖霖,一边双手掐诀,演化攻伐术法。
  
  他的一双肉掌,忽然变得莹莹如玉,宛如月华所凝。
  
  碎月掌!
  
  这是《西皇经》中所记载的一道杀伐绝学。
  
  在元境武学中,至少能排在前三。
  
  地元境武者的强横力量在他身上爆发,他浑身迸射金光,金焰绕身,圣洁如神。
  
  一个瞬身,便来到了敖霖的身前。
  
  一击!
  
  敖霖被他活活震死。
  
  倘若有圣者金衣的庇护,徐行地元境的力量虽然强横,但还无法透过金衣直接杀伐到敖霖的肉身。
  
  但偏偏敖霖败在了南宫老祖的石榴裙下,碧绿小剑让敖霖宛如金钟罩一样的防御,有了罩门。
  
  圣者金衣下,敖霖的肉身精华化作一缕缕血气,朝徐行的双掌汇聚而去。
  
  碎月掌,亦算魔功的一种。
  
  杀人越多,掌力越强!
  
  不过师玉艳才情极高,完美的去除了碎月掌作为魔功的弊端,只保留了好处。
  
  瞬间,一缕缕血气在经过徐行的双掌内部的特殊经络后,转化为了一缕缕的月华之力。
  
  但徐行仍没停手。
  
  战场上,不仅是三大派的太上长老,还有二十多名丹符境、洞天境的鬼仙、武者。
  
  不过相比于敖霖的难对付。这些人,他杀之如割草。
  
  瞬间如入无人之境。
  
  更何况还有香狐教援手,更让他从容了不少。
  
  仅片刻之间。
  
  各派高手凋零只剩几人。
  
  皆已胆寒。
  
  这时,一旁借助冥土降咒杀人的仙芝门太上长老殷寿,此刻终于完成了恶咒的施法。
  
  不过还不等他高兴的时候,便见到只剩下一具白骨骷髅的敖霖。
  
  「敖霖怎么败的如此快?」
  
  「还已经殒命了?」
  
  殷寿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要知道,以他的境界施展恶咒,不过半息的功夫。
  
  半息,敖霖落败。
  
  还是在圣者金衣的庇护下落败。
  
  这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快逃……」
  
  「他的实力,深不可测,难怪那女仙放心离去。」
  
  殷寿顿生逃跑之念。
  
  他一掌拍向胸口,吐出一口赤红鲜血,准备以血遁逃离此地。
  
  还阳后鬼仙的每一滴鲜血,都是无比珍贵之物。
  
  他此时吐出的这一口鲜血,几近吐出了体内的一大半。
  
  「血遁,再加上恶咒降临、缠身,他应该追不上我……」
  
  殷寿化作一道血影,一息上百里,一边逃跑,一边暗想道。
  
  还幽境的恶咒之力,地元境武者虽能抵抗,但被其缠身,绝对是一件麻烦事。
  
  恶咒降临之后,再是刚健的武者,亦会天人五衰。
  
  此次,他施展恶咒,还借助了冥土之力。
  
  恶咒威力更大!
  
  元境武者,想要抵抗,不是易事。
  
  殷寿不求这恶咒能咒杀「公羊仪」,他只求其能阻拦住「公羊仪」的追杀,好让他从容逃命。
  
  少了敖霖的配合,他知道,自己绝对挡不住「公羊仪」和南宫老祖二人的联手之力。
  
  然而——
  
  意外出现了!
  
  「怎么会?」
  
  遁逃的殷寿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接近他。
  
  他回头一望,胆颤心惊。
  
  恶咒降临的不祥气息落在徐行身上还不到一个刹那的时间,便被一股绝强的气息直接冲走,化作无形。
  
  「命宫……」
  
  「他竟然在元境,便凝了命宫?」
  
  「万法不加身?」
  
  殷寿大惊失色。
  
  定命鬼仙、天元境武者之后的境界,为塑命之境。
  
  塑命共有三境,分为命泉、命海、命宫。
  
  命宫境强者的标志,便是万法不加身
  
  「不,不是命宫,只是一虚影。」
  
  殷寿打开法眼,望徐行之真命,见其身后有一名为「西皇宫」的宫殿虚影屹立,喃喃自语道。
  
  「有此命宫虚影,他已经有成为圣者的潜力了。」
  
  「不,不是潜力,是一定会成为圣者。」
  
  殷寿既惊恐又羡慕。
  
  有「命宫」在,只要「公羊仪」不招惹七神藏之上的强者,成为圣者,是板上钉钉的事。
  
  七神藏依序为精血神藏、力极神藏、元气神藏、智慧神藏、长生神藏、天机神藏、道心神藏。
  
  开启智慧神藏后,堪比古之圣人,便有资格,被世人尊称为一句「圣者」。
  
  圣者,哪怕是外界的修行大世,亦是一方强者。
  
  更遑论他们这处僻壤。
  
  「圣者……」
  
  殷寿叹息一声。
  
  他止步,不打算逃了。
  
  既然他施下的恶咒没有建功,那么全胜下的「公羊仪」追上他,只是时间问题。
  
  「殷寿愿奉公羊道友为主,还请公羊道友恩准。」
  
  空中,殷寿面对赶来的徐行,半跪在云间,低下脑袋,双手捧起一枚灵芝似的虚幻之物。
  
  这灵芝,乃是他的真命。
  
  鬼仙无命。
  
  在渡过人劫后,夺来的真命便是自己的性命所系。
  
  趋阳境,还可以更改真命。但到了还幽境,真命已定。
  
  一旦鬼仙失去真命,其下场,比自解还要可怜的多。
  
  「投降?」
  
  徐行眼眸微闪。
  
  因为修行之道的不同,鬼仙相比武者,不会那么刚直,怯战畏死才是他们的常态。
  
  故此,现在殷寿的投降,虽让他稍感意外,但细想之下,也觉在情理之中。
  
  「一个还幽境的鬼仙,收服,对我有好处……」
  
  他打算接受殷寿的投降。
  
  还幽地劫难渡!
  
  这是所有鬼仙都众所周知的事情。
  
  若收下一个还幽境的鬼仙,有其指导,他渡劫,应该会多上一些把握。
  
  其外,一个还幽境的魂奴。对他未来入天渊,到外界,亦有好处。多一个帮手。
  
  「从此之后,你的命就是我的了,若……怀有二心…」
  
  徐行冷眼看了一下殷寿,手掌用力攥紧殷寿的灵芝真命。
  
  瞬间,殷寿痛的哀嚎出声,魂躯隐隐有崩溃之兆。
  
  「老奴遵命,不敢二心。若心怀二心,让老奴不得好死。」
  
  他在哀嚎之余,给徐行神识传音,求饶道。
  
  「只要殷道友忠诚……,我也非是什么刻薄寡恩之辈,该有的赏赐,不会吝惜。」
  
  闻言,徐行面色一缓,手掌停止了对殷寿的真命进行施法。
  
  「还幽强者,不必自作奴仆。」
  
  「起来吧。」
  
  他再道。
  
  一个巴掌,一个枣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于殷寿这样的强者来说,资源、宝物的赏赐固然重要,但他们亦看重自身的颜面……。
  
  一次折辱还好。
  
  但若折辱的多了,必然反目。
  
  宁愿身死,也要反咬一口。
  
  不管是凡俗还是修仙界,被控制性命的奴仆多了去,也不见得这些人各个忠诚。
  
  「谢公羊道友。」
  
  殷寿暗松了一口气,起身对徐行道谢道。
  
  他好歹也是堂堂的仙芝门太上长老,若真的一直称呼徐行为「主人」,自称自己为「老奴」,他这面子上也过不去……。
  
  怕死投降和自甘为仆,并不等同。
  
  ……
  
  ……
  
  没过一会。
  
  来支援的南宫老祖赶到。
  
  她见到这一幕,颇为吃惊。
  
  毕竟殷寿的修为比她高一个境界。又是长辈人物。
  
  「南宫道友,这是殷道友,从此和我们是同盟了。」
  
  徐行对南宫老祖介绍殷寿道。
  
  他在凡间历练多年,知道说话的艺术。
  
  固然殷寿已成为他事实上的奴仆,但他若真的将殷寿当做奴仆看待,迟早殷寿会与他离心离德,成为身边一个隐藏的祸患。
  
  与其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接受殷寿的投降。
  
  有时候,表面功夫比利益更重要。更能打动人心。
  
  「殷道友……」
  
  南宫老祖美眸一转,瞬间就明白了二人关系。
  
  不过她也是玲珑心肠,没直接道明二人的真实关系。选择给殷寿留了颜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漂流教室 神帝归来 三寸人间 万道剑尊 史上最强炼气期 豪婿 深空彼岸 正义的使命 都市之天降鸿运 天神诀